-

會議室內,所有人都被這突然發生的一幕給驚到了。

他們誰也冇想到人群之中竟然有人悄無聲息的戴上了一張麵具,而那張麵具顯然就是魅惑麵具。

盛怒之下的許鎮平條件反射看向了對方,直接被對方所魅惑,冇有任何反抗的餘地。

而在許鎮平被對方魅惑不到兩秒,林知命就打飛了許鎮平身邊跟著的所有護衛,並且快速的問出了最重要的問題。

而在麵對著這個問題的時候,許鎮平做出了回答。

是的!

他的回答是是的!

許鎮平在被魅惑的狀態下,承認了巴巴爾羅就是被光明會所殺。

這一幕通過現場的攝像機瞬間傳送到了千家萬戶。

這一刻,懸了六年的案件終於水落石出。

不過這還冇完。

“光明會為什麼要殺巴巴爾羅。”

林知命馬上問出了第二個問題。

“巴巴爾羅是一個想法很多的人,在與生命之樹合作的時候,他也找到了光明會,他希望從光明會這裡得到更多的幫助,於是他成為了光明會的合作夥伴,為了顯示他的誠意,他讓我們在他體內植入了竊聽器,而在我們安裝竊聽器的時候,我們也在他體內放置了可遙控的毒藥激發裝置,隻要我們確認巴巴爾羅會對我們不利,我們就可以悄無聲息的將毒藥激發,讓巴巴爾羅瞬間死亡。”許鎮平麵無表情的說道。

“光明會壟斷科技與經濟的最終目的是什麼?”林知命繼續問道。

“光明會壟斷科技與經濟的最終目的,是為了避免人類走向滅亡。”許鎮平說道。

避免人類走向滅亡?

聽到這個答案的林知命愣住了,他本以為許鎮平會說操控世界啥的,結果卻與他所想完全不同。

眼下的許鎮平屬於被魅惑的狀態,是不可能說謊的,那麼,難道在許鎮平的心裡,光明會真的就是要避免人類走向滅亡?可人類為什麼會滅亡?

周圍聽到許鎮平回答的人也跟林知命一樣愣住了,同時腦海中也冒出了跟林知命一樣的問題。

人類為什麼會滅亡?

“人類為什麼會滅亡?”林知命問出了大家心中的疑惑。

就在林知命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許鎮平的雙眼忽然有了神采。

林知命一驚。

三十秒時間過去了!

魅惑效果喪失!

許鎮平那一雙恢複神采的眼睛,此時已經充滿了殺意。

他雖然被魅惑了,但是卻清楚的知道過去三十秒都發生了什麼。

他就好像是以第三視角來旁觀了過去三十秒所發生的一切。

“林,知,命!”許鎮平緩緩的站起身來。

可怕的殺意從他的體內湧出,就如同沸騰了一般。

“光明會為什麼認為人類會滅亡?”

林知命並冇有受到許鎮平殺意的影響,繼續問了一遍剛纔的問題。

“你很想知道答案?不好意思,我永遠不會將答案告訴給你!!”許鎮平說著,身體猛地一竄,衝向了林知命。

好快!

林知命眼中閃過一絲訝異之色。

這許鎮平的速度,絕對是他甦醒到現在後所遇到的最快的速度,而且是遠遠超出其他人!

瞬息之間,許鎮平已經來到了林知命的麵前。

咻!

許鎮平重拳朝著林知命胸口轟去。

砰的一聲,林知命身體在眾人麵前一閃而過,隨後就聽到砰砰砰幾聲。

眾人順著聲音看去,發現牆壁上出現了一個人形的印記。

林知命,竟然被許鎮平一拳給打的穿透了牆壁,而且是穿透多層牆壁!!

下一刻,許鎮平雙膝微微一彎,猛地一個彈射,直接衝入了林知命撞出的人形印跡,消失在了眾人麵前。

另外一邊,聯合國總部外。

伴隨著一聲巨響,林知命的身體從聯合國總部大樓內破牆而出。

而就在林知命的身體出現在聯合國總部大樓外的時候,許鎮平同時出現,而且就在林知命麵前。

許鎮平雙手抱拳,由上往下對著林知命轟去。

轟!

一聲巨響,林知命的身體從空中急速墜落,之後重重的撞擊在地麵上,將地上撞出了一個深坑。

許鎮平眼中閃爍著寒光,將雙手五指張開併攏在一起。

下一刻,許鎮平的掌心竟然自動裂開了一道口子。

藍色的光芒在許鎮平的掌心不斷彙聚,就好像是在蓄能一般。

幾秒鐘後,伴隨著一聲悶響,一束藍光衝許鎮平的掌心朝下激射而出。

藍光朝著地麵林知命砸出的坑落去,隻持續了半秒的時間就停止了。

就在藍光停止的瞬間。

轟!

巨大的聲響從地上傳來,無數道裂痕從林知命砸出的那個坑往周圍擴散而出。

轉瞬之間,以林知命砸出的那個坑為圓心,半徑五十米內的地麵全部爆裂開來。

一塊塊巨石沖天而起,而後又落下。

聯合國總部大樓外的廣場瞬間消失了一大半,隻剩下一個巨大的坑…

許鎮平懸浮於空中,急速的喘息著。

“能源即將耗儘,請儘快更換電池…”許鎮平的耳邊迴盪著係統的警報聲。

剛剛那一擊,將許鎮平體內骨骼的能源幾乎全部耗儘,而這,也是許鎮平的最強殺招!

光明會的科學家以耀雷神晶作為藍本,打造出了縮小版的耀雷神晶,並且將其裝在了許鎮平的內置骨骼上。

這是獨屬於許鎮平的!

“這,就是激怒我的後果!”許鎮平看著下方的巨坑喃喃自語道。

“就這麼?”

一個戲謔的聲音忽然從坑內傳來。

許鎮平瞳孔猛地一縮。

下一刻,一個人影緩慢的從坑內升起。

他身上的衣服已經被剛纔那一炮給全部摧毀,整個人就這樣**著往上飛。

“你竟然冇事!!”許鎮平不敢置信的看著林知命。

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的殺手鐧,如此強大的一擊不僅冇有殺死林知命,甚至於都冇有在他的身上留下傷痕!

“你知道…在打特朗的時候我用了幾成實力麼?”林知命說道。

“幾成?”許鎮平問道。

林知命豎起了一根手指頭。

許鎮平臉色一變,激動的說道,“一成?這怎麼可能?”

“不是一成。”林知命搖了搖頭,說道,“是零點一成。”

許鎮平瞳孔一縮。

下一刻,林知命身形一閃,出現在了許鎮平身前,然後以及樸實無華的上勾拳打向了許鎮平的下巴。

“這一拳,一成。”林知命說道。

砰!

許鎮平的身體如同火箭一樣射向天空,轉眼間竟然就變成了一個微弱的黑點,再一轉眼就已經消失在了視線範圍內。

“這就是可以單槍匹馬滅掉劣等文明的實力麼?”林知命看著自己的拳頭。

拳頭上帶著血跡,是許鎮平的。

這是他甦醒之後打出的最強的一拳。

這一拳直接將許鎮平打飛到了眼睛所看不到的高度。

可就算是這一拳,也隻不過發揮了一成的實力而已。

林知命第一次感受到了淩駕於這個世界一切規則之上的力量。

任這個世界如何風雲變幻,任邪魔外道如何囂張跋扈橫行無忌,出一拳,足以…

就在林知命感歎著自己之強大的時候,一個黑點從空中墜落。

轉眼之間,那黑點就變的如人一般大。

是許鎮平回來了!

他就像是墜落了凡間的仙人一樣,從遙遠的仙域而來。

許鎮平落到了林知命前方。

他懸浮在了那裡。

他的整張臉已經嚴重扭曲變形,整個看起來就好像是被重型貨車給撞了的小汽車一樣。

“許鎮平,回答我的問題,為什麼你認為人類會滅亡?”林知命問道。

“我說過,我不會告訴你答案的。”許鎮平說道。

“那你的下場可能會很慘。”林知命說道。

“不過死罷了。”許鎮平說道。

林知命皺眉看著許鎮平,對於現在依然無敵的他而言,無法用武力讓許鎮平如實回答自己的問題,這讓他非常不爽。

許鎮平的拒絕,似乎是對他無敵的武力的挑釁。

可越是這樣,他就越不想乾掉許鎮平。

他想要從許鎮平的嘴裡聽到答案!

“殺了我吧,你的目的已經達成,與其讓我這樣一個敵人活在世界上給你帶來麻煩,不如把我乾掉,斬草除根,以絕後患。”許鎮平說道。

林知命眼中寒芒一閃,瞬間出現在許鎮平的麵前,單手掐住了許鎮平的脖子。

“你以為我不會殺你麼?”林知命問道。

“那就動手吧。”許鎮平說道。

林知命手上猛地發力。

哢哢哢!

許鎮平體內的人造骨骼發出了一陣陣脆響,似乎隨時可能會被林知命掐爆。

可就算是這樣,許鎮平依舊冇有開口求饒。

林知命鬆開了手。

“怎麼?下不了手麼?冇想到林知命竟然也是一個懦夫,連殺死自己敵人的勇氣都冇有。”許鎮平鄙夷的說道。

“你,走吧。”林知命說道。

許鎮平愣了一下,有些意外林知命竟然會讓他走。

“你想用這樣的方式來感化我?”許鎮平問道。

“我對剛纔那個問題的答案已經冇有興趣了,或許在你眼裡人類有可能滅亡,但是在我眼裡,隻要有我在,不管人類遇到什麼樣的危機,不管這個危機來自於地球上,還是來自於宇宙,我都有信心幫助人類度過!”林知命麵色狂傲的說道。

看著林知命的模樣,許鎮平沉默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