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說胡剛,他在賽場上的表現看似拉誇,可你彆忘了,那可是負重一百公斤,普通人彆說跑,連扛起來都費勁。

有人會問,胡剛說到底也就是耐力和體力比普通人好一點,除了身強體壯,就冇彆的長處了。

可這種人放在陸風手裡,半年內保證脫胎換骨,成為一名身手不錯的高手。畢竟他的基礎在那裡擺著呢。

當然了,他們就算成為高手,也是比不過從小修煉的人,諸如陸琦、楚天嬌、方遠這些人。但達到童寶怡、楚蓮那種程度還是有可能的。

陸風現在有了二十多億,錢是不缺了,唯一缺少的就是人。他需要培養幾個自己人,然後再訓練一批好手出來。他的目的可不是拉山頭,而是用於保護自己身邊的人。

胡剛、趙藝、錢東來,隨便拉出一個都是將近兩米的身高,身強體壯,力大無窮。一旦有高人指點一二,懂得了把力量集中於一點爆發出去的辦法,戰鬥力將會是驚人的。

所以說,他們隻欠缺一個機會。

“陸先生,您來了。”見陸風走過來,錢東來趕忙起身迎了上去。“您放心,我都跟趙藝講清楚了,他也答應我,不再使用暴力了。”

陸風為趙藝剛一疏通了經脈,他跳起來就往學校外麵衝。“老子要殺了那個賤人!”

“趙藝,你小子瘋了!”錢東來拚命抱住趙藝的腰。“你小子不是答應的好好的,說不再回去殺老婆了嗎?”

“我不這麼說,你個孫子能讓他給我解穴嗎?”趙藝拚命掙紮。

陸風走到趙藝麵前,他頓時停止掙紮,一臉恐懼的看著陸風。

這人居然會傳說中的點穴功夫,他可不想再在地上躺著了。

“趙藝,你搞清楚狀況冇有?最起碼你也得先知道自己老婆到底是跟你結婚以後懷了彆人的孩子,還是結婚前懷的吧?”

“這有區彆嗎?”趙藝雙眼通紅。“如果你老婆懷了彆人的孩子,又來騙你,你會不會殺了她?”

“啪!”

錢東來照著趙藝的腦袋狠狠拍了一巴掌。“你小子怎麼說話呢?還不快跟陸先生道歉!”

趙藝被這一巴掌給拍醒了。

不好!

如果這人生氣,再把自己一指頭點死了,那自己可就報不了仇了。

趙藝剛纔雖說動彈不得,可耳朵能聽到。陸風捐款五千萬的事他聽得清清楚楚。

一次捐出五千萬,麵不改色,這種人趙藝深知得罪不起。

“我……你放屁!我什麼時候說陸先生了?我是在拿你打比方。”

“你纔是放屁!”錢東來一臉羞惱。“我老婆雖然脾氣不好,但對我忠貞不二,哪像你那個老婆,天生的水性楊花。”

“你敢罵我!”

“罵你?”錢東來冷冷一笑。“老子還要打醒你呢!”他說著就給了趙藝一拳。

兩人頓時扭打在了一起。

“你說你老婆忠貞不二?說不定他現在就偷漢子呢!”

“你是在說自己老婆吧?”

陸風點了根菸,站在一邊抱著臂膀欣賞著,冇有一點要拉架的意思。

體力耗光就不鬨了。

趙藝被怒氣衝昏了頭腦,不把怒氣撒出去是不會消停的。

足足糾纏了半個小時,兩人喘著粗氣,躺在地上不動了。

“你老婆偷人。”

“你老婆偷人!”

身體冇有了力氣,兩人開始用嘴互相攻擊。

“行了!”陸風一聲輕斥。“趙藝,如果你殺了你老婆,你想過那個孩子會是什麼結局嗎?他會病死、餓死。冇錯,孩子不是你的,但他是無辜的。難道這就是你想看到的結果嗎?”

“我……”趙藝滿臉痛苦的抓住了頭髮。

“這樣,我幫你找到孩子的親生父親,屆時你帶著老婆、孩子,跟他三頭對質。把所有的事都說清楚。說不定結果跟你想象的恰恰相反呢?萬一是你的老婆因為有不得已的苦衷呢?”

趙藝沉默不語,不過看他的樣子,顯然是被說動了。

陸風坐在趙藝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方纔錢東來說你的老婆,我看得出來,你是真的動怒了。這足以說明你還愛著她。把事情搞清楚,免得追悔莫及。”

“唉……”趙藝仰天長歎。“我……我還愛著她,更愛那個孩子。不管結果怎麼樣,我都會幫她把孩子的病治好,畢竟孩子第一次說話時,叫了我一聲爸爸。”

陸風微微點頭。

這是個有情有義的漢子。

趙藝哪裡知道,但凡他表現出無情無義的嘴臉來,那陸風根本不可能讓他做手下。

陸風是個奇怪的人,他收人隻看人品,能力反而排在第二位。畢竟能力是可以後天培養的,而人品卻是天生的,是很難改變的。

他說到做到,將趙藝的基本情況告訴了唐璐,讓她幫著調查一下。

隻要有名字,唐璐就能很快查出來。陸風絲毫不懷疑這一點。

“趙藝,孩子現在在哪住院呢?是在二院嗎?”

“在一個私人小醫院裡。”趙藝滿臉苦笑的搖了搖頭。“有誰不想到二院看病,可那裡病床很緊張。其實就算有病床,可那裡是我們這些窮苦人去的地方嗎?”

“這樣,你馬上回去,把孩子帶去二院住院,我會跟他們打招呼。等我把手裡的事情解決完,我會親自去給孩子看病。”陸風說完看向錢東來。“你陪他回去,等把孩子安頓好以後再回家。”

“好的。”

錢東來知道陸風是擔心趙藝見到自己的老婆犯渾,趕忙答應下來。

陸風又往群裡發了個資訊。“再往錢東來的賬戶打五十萬。”

夏千帆一如既往的支援陸風,哪怕群裡那群娘們鼓動她不給陸風打錢。

“老錢,我又給你賬戶打五十萬,是給趙藝的。”陸風拍了拍兩人的肩膀。“以後跟著我混,你們覺得怎麼樣?”

“我願意!”錢東來第一個表態。

趙藝已經懵了。

給我五十萬?

有了這筆錢,孩子的病就有希望了,最重要的是跟著個有錢有勢的人,退役之後就不愁吃飯了。

他真的打了五十萬?

“叮。”

錢東來收到了到賬資訊,他立刻拿給趙藝看。

“臥槽!”

趙藝一聲驚叫。隨即滿臉感恩的看著陸風。“陸先生,我這條命以後就是您的了!”

陸風隨意擺了擺手。“胡剛和曾玲你們熟悉嗎?告訴他們,如果想跟著我,每人五十萬,如果乾得好,在容州買豪車、購豪宅都不是夢。”

兩人對視了一眼,均從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希冀之色。

能在容州落腳,擁有一套四十平米的小窩,這原本已經是兩人最大的奢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