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4章殘忍畫麵

活著!

必須活著!

隻有活著,纔有報仇的希望。

廖不凡此刻的心中隻有這麼一個信念,他已經把廖同的模樣,深刻的烙印在了腦海之中。

尤其是剛纔廖同斬斷父親雙臂時的殘忍畫麵。

廖不凡一輩子都不可能忘記!

殺父之仇!

不共戴天!!

但是在這之前,廖不凡還需要時間,需要成長的時間,所以他必須逃,拚了命的逃。

掌心掐出的鮮血,染紅了傳訊玉簡。

廖不凡管不了那麼多。

既然父親讓他拿著這枚玉簡,肯定就有他的理由。

廖不凡的眼中甚至飆射出了血淚。

逃!

“嗬嗬,小胖子速度倒是不慢啊!繼續跑,我慢慢陪你玩!”

就在廖不凡奪命狂奔的時候,廖同那猶如魔鬼一般的笑聲,忽然間從身後響起,而且通過聲音判斷,後者的距離越來越近。

廖不凡回頭望了一眼。

臉色煞白!

廖同已經追上來了。

正一臉戲謔表情。

猶如貓戲老鼠一般,不緊不慢的跟在廖不凡的身後,無論廖不凡怎麼逃,都拉不開與他的距離。

廖不凡絕望了。

而更加讓廖不凡錐心刺骨的是,他看見失去了雙臂的父親,被廖同拎著,鮮血濺了一地,奄奄一息,痛苦萬分。

如此情景,比父親直接被殺,還要更加刺激著廖不凡的神經。

這與淩遲處死有什麼分彆?

廖同這個魔鬼!!

“啊——”

廖不凡悲痛欲絕的嘶吼一聲,陡然轉身朝著廖同撲去。

他不逃了。

逃也逃不了。

不如留下來陪父親一起死。

哪怕以卵擊石,也要在臨死之前,拚儘全力從廖同的身上割下一塊肉。

絕世好劍刺出。

劍意迸發。

廖同眼神微微閃爍,咧嘴笑道:“年紀輕輕就領悟出了大師級劍意,確實是棵好苗子,再加上你的血脈之力,將來還真有可能變成一個威脅。

不過。

你冇這個機會了。”

廖同雲淡風輕,一腳踢飛廖金輪,然後纔不急不躁的邁步朝前,屈指彈出,輕而易舉便將廖不凡的絕世好劍震飛了出去。

“資質不錯,可惜年紀太輕,底蘊不足。”

廖同單掌一扣,血色真氣霎時化作靈活的觸手,將廖不凡憑空禁錮,任憑其如何掙紮,都無法擺脫。

“看著自己的兒子死在前麵,廖金輪,現在的你,絕望嗎?”

廖同還不忘譏笑一聲,手中血刀再次凝聚,緩緩走至廖不凡的跟前,高高舉起。

廖金輪心在泣血,牙齒崩碎:“廖同,你這畜生,不得好死!!”

“是啊,我是畜生……”

廖同嘴角浮現出獰笑,手臂一揮,血刀斬落,正對著廖不凡的腦袋。

不出意外的話,這一刀斬落下去,廖不凡會腦袋連著身體,一併被劈成兩半。

絕望至極!

嘭!

血刀落!

氣焰翻湧!

恐怖的刀光將地麵碾出一道深長溝壑,以廖不凡為起始點,一路貫穿出去,足足劈出了數百米之遠。

然而。

廖不凡的身體卻冇有被一分為二。

“什麼玩意?”

廖同皺起眉頭。

方纔那一刀斬下去的時候,氣勢很足,可是明顯的,他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防禦力量,把廖不凡給護了下來。

視線之中。

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挺拔身影。

無聲無息。

悄然站立。

隻是那副遮掩住了表情的麵具,卻是瞬間讓廖同心中生出一股寒意,瞳孔驟然收縮,身形也是不自覺後退。

“我在清理秘宗叛徒,閣下何人,為何要插手我廖家之事?”廖同警惕問道。

很明顯,剛纔救下廖不凡的,就是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麵具人,而能輕鬆化解廖同的刀勢,說明此人實力不俗。

廖同不得不警惕。

“宗主……”

幾乎快要昏厥過去的廖金輪,看到來人的時候,則是徹底鬆了一口氣,掛滿鮮血的嘴角,也緩緩浮現出了一絲輕鬆的笑容。

他知道,廖不凡得救了。

因為這道突然出現的人影,正是他們的宗主,張三。

再準確一點。

陸雲。

他是循著傳訊玉簡過來的。

廖金輪在第一眼見到廖同的時候,就偷偷使用傳訊玉簡,給陸雲傳遞了資訊。

但是陸雲趕過來需要時間。

所以廖金輪纔會用命拖住廖同,並且把傳訊玉簡扔給廖不凡,讓廖不凡能逃多遠是多遠,實則是在拖延時間,等陸雲趕來搭救。

陸雲最終還是趕來了。

救下了廖不凡。

可是。

陸雲依舊不滿意。

因為他覺得自己來遲了。

想到不久之前,廖金輪剛剛啟用血脈之力的時候,是何其的欣喜和激動,再看此時的他,雙臂儘斷,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從山巔墜入穀底。

才過了多長時間?

陸雲怒從心來,平靜的外表之下,實則已是烈焰滔天。

“老子的人你也敢動,誰給你的狗膽?!”

陸雲陡然一聲冷喝,無儘的劍意真氣洶湧貫出,整片天地瞬間陷入了劍意風暴之中,瘋狂朝著廖同鎮壓過去。

死亡氣息降落!

廖同滿目駭然,似乎想起了什麼可怕的記憶,聲音顫抖道:“你是……敖天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