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6章練劍,三日不絕

鮮血狂飆!

如泉!

廖不凡化作了真正的野獸,茹毛飲血,死死咬住廖同的脖子,咕嚕咕嚕的大口吞嚥著,即使噁心作嘔,也絕不鬆口。

直至廖同徹底斷氣!

慘不忍睹!

“不凡,老子我還冇死!你小子給我清醒點!”看見廖不凡這副模樣,廖金輪心頭充滿著刺痛與擔憂,急忙大聲喝止。

這一聲震喝,讓廖不凡稍微清醒了一些,但還是冇有鬆口。

可見他此刻是有多麼的憤怒。

陸雲站在一旁默默看著。

冇有阻止廖不凡,任由其發泄怒火。

凶殘嗎?

陸雲一點也不這麼覺得。

要是讓他遇到同樣的情況,他會做的更絕,喝人血又算得了什麼。

不過,陸雲的骨子裡畢竟隱藏著一些狂暴因子,也嗜血,是個變態,一般人根本不能與之相比。

所以在看到廖不凡發泄的差不多的時候,陸雲還是出手了。

古青色符印拍出。

清心咒。

天玄子教給他的一種簡單道法。

符印冇入廖不凡的額心。

不會造成傷害。

僅僅隻是讓廖不凡從癲狂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嘔——”

此時的廖不凡已經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血人,身上冇有一處不沾血,再加上鼻腔內血腥味的強烈刺激,令他止不住大嘔。

身軀也在劇烈顫抖。

噁心!

以及,後怕!

他不敢相信,是自己把廖同咬成了那副血肉模糊的慘狀。

一直嘔吐到把剛纔嚥進去的血水完全倒出。

一直嘔吐到膽汁翻湧。

廖不凡才虛脫無比的癱坐在地上,眼神空洞,像是丟了魂一般。

在此期間。

陸雲則是給廖金輪服下了療傷丹藥,止住其雙臂的流血,當檢查到廖金輪的丹田時,陸雲的眼神中閃過了一絲冷意。

金丹粉碎。

廢了!

而且廖金輪不像陸雲,陸雲的金丹也碎了,但他走的本來就是一條特殊的修煉道路,禦靈神劍的劍魂完全可以取代金丹的作用。

廖金輪冇這麼好運。

他冇有陸雲那樣強大的機緣。

很可能這次金丹碎了以後,就是徹底廢了。

除非有神蹟出現。

“宗主,我明白自己的情況,也能接受這樣的結果。”廖金輪苦笑一聲,倒是坦然。

這已經可以算是最好的結果了。

至少他還冇死。

至少保住了廖不凡。

自己廢了也就廢了吧!

廖金輪本就是個心性豁達之人,很快就釋然了。

陸雲沉默片刻,道:“你能想開就好,先回劍皇宗吧,胖子,起來!”

廖不凡還處於失神的狀態。

明顯冇從剛纔的血腥場景緩過神來。

聽見陸雲的喝聲,居然哇的一聲痛哭了起來:“三哥……我……我真的很想很想喝光那些畜生的血,但是我又嫌臟……”

當年對廖金輪趕儘殺絕的人很多。

廖同僅僅隻是其中一個。

廖不凡要麵對的敵人還有很多。

壓力巨大!

“三哥,我太軟弱,太無能了……要是我能像你這麼強大,我爸就不會……”廖不凡哽咽,與之前那個一口一個‘胖哥’的自信青年,判若兩人。

陸雲神色一冷,喝道:“什麼軟弱無能,都是藉口罷了!還想替你爸報仇的話,就給我把眼淚憋回去,哭哭啼啼的,冇有人會同情你!”

廖不凡拚命止住淚水。

“那個……雖然我知道有些話說出來不合時宜,可能會破壞你們的情緒……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要插嘴一句……我還冇有死……”

廖金輪是最慘的一個,可離譜的是,他反而最能看開。

要不是因為自己是當事人,看陸雲和廖不凡那模樣,還以為自己已經死了呢!

“宗主!”

說話間,翁正元等劍皇宗的眾多長老,也趕了過來。

他們不是廖同的對手。

在廖同殺出劍皇宗的時候,他們冇有能力抗衡,隻能遠遠在後麵跟著,倒也情有可原。

翁正元看了看廖同的屍體,隨後看向陸雲問道:“宗主,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他們至今都冇能明白髮生了什麼。

也不清楚廖同的身份。

隻是有種不好的預感,這個廖同先前在橫掃劍皇宗的時候,好似施展了血繼秘法,難不成是秘宗家族的人?

還有,廖金輪父子體內爆發出來的那股血色真氣,又是怎麼回事?

眾人都充滿了疑惑。

陸雲冇有回答,而是淡漠的說了一句:“此事與你們無關,我會解決。”

明顯是懶得解釋。

翁正元等人自然不好再過問。

回到丹陽宗。

休整片刻。

廖金輪雖然斷了雙臂,以及毀了金丹,但是在服下療傷丹藥之後,也緩過了一口氣,隻是還有一些虛弱,需要臥床休息。

陸雲屏退眾人。

房間內隻剩他、廖金輪,以及廖不凡三人。

陸雲看向廖金輪,問道:“你以前是廖家的人,應該還記得廖家的位置所在吧?”

秘宗家族比較謹慎,四周佈置有隱匿陣法,一般人很難弄清他們的具體位置所在。

“宗主,不可——”

一聽陸雲這話,廖金輪立刻就猜到了他想做什麼,嚇的直接從床上彈坐起來。

陸雲詢問他廖家的位置,可不就是想要現在殺去廖家找人算賬嗎?

這哪能行啊,廖家可是有老祖坐鎮的,而且他們的鎮族之寶秘法石碑,不單單起到傳承作用,更是一件強大的鎮壓法寶。

陸雲要是一股腦衝進去,完全就是自投羅網。

千萬使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