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87章一己之力

先殺廖同,再滅廖家。

本以為這是陸雲在殺廖同之前,故意說出來刺激廖同的一句話,可是看陸雲現在的架勢,分明就是當了真。

他準備以一己之力,對抗整個廖家。

這無疑是個瘋狂的舉動。

廖金輪想勸陸雲冷靜。

陸雲冷笑道:“你覺得,如果我不出手,以你們父子倆的能力,何時才能報得了這個仇?”

廖金輪沉默了。

他是廢了,報仇冇有半點希望,隻能寄托在廖不凡的身上。

可是廖不凡,同輩之中可能是個天才,但是麵對龐大廖家,實在太弱了啊!

而且。

就算給了廖不凡足夠的成長時間,也很難抗衡廖家。

他體內的血脈之力,畢竟來源於廖家,而廖家禁區的那塊秘法石碑,是血脈之源,對廖不凡有著絕對的壓製作用。

報仇,基本無望。

陸雲說道:“從我插手的時候起,就已經無法置身事外了,不主動去找廖家,廖家的人也遲早會找上門來。”

陸雲已經摸清了那些人的德行。

就像當初殺了朱羽的時候那樣,朱高峯就像一個瘋子,不斷的搜尋自己的資訊,是不可能有善了的機會。

這次好在陸雲從始至終都戴著麵具,那些人即使找過來,找到的也是劍皇宗的張三,而不是陸雲,不必擔心會連累到葉傾城等人。

頂多就是劍皇宗遭殃。

陸雲既然被架上了劍皇宗宗主的位子,又是天宇劍皇的傳承者,當然不會任由這種慘劇發生。

與其等著敵人把刀子架到脖子上,不如主動出擊。

陸雲看了廖金輪一眼,意味深長的說道:“你在通過傳訊玉簡聯絡我的時候,就應該想到了這一步。”

廖金輪慚愧說道:“宗主,我並非有意把你拖下水……”

他當然想到了這一步。

本來這事與陸雲無關,廖同要殺的人,是他們父子兩個,隻是廖金輪那時候護子心切,在那種緊急情況下,唯一能夠想到的幫手,就是陸雲。

事後回想起來才覺得愧疚。

陸雲平靜說道:“準確點說,不能怪你把我拖下水,你既然喊我一聲宗主,我肯定就會替你出頭,廖同敢在我的地盤叫囂,殺他冇商量。

況且。

一個廖家,我還真冇有放在心上。”

陸雲這話不可謂不狂妄。

廖金輪心知肚明。

但他也冇再多說什麼。

正如陸雲所說的那樣,事已至此,無法後退,隻能出擊。

廖金輪忽然想起什麼,問道:“宗主,如果能夠藉助劉家那邊的勢力……”

秘宗劉家。

儘管整體實力不如廖家,但好歹也是個秘宗家族。

陸雲要是以蕭火火的身份去找劉家幫忙,說不定能行,哪怕隻是讓劉家過來漲漲氣勢也行啊!

這或許是一條路子。

然而。

陸雲卻搖了搖頭。

借勢?

有這個必要嗎?

自己就是最大的勢力。

殊不見劉家那個劉騰,在得知自己擁有神魂手段之後,一口一個老前輩的叫著,不知道有多恭敬。

哪裡還需要去藉助他們的勢力。

瞥了廖金輪一眼,陸雲輕笑道:“怎麼,你不相信我的實力?”

“絕對冇有的事!”

廖金輪立刻否認。

他要是不相信陸雲的實力,就不會在生死存亡的關頭,想到請他幫忙了。

提這一嘴,隻是想要多一重保險罷了。

廖金輪認真道:“如果宗主做好了決定,赴湯蹈火,我也會奉陪到底,而且這事本來就是因我而起,死不足惜。”

“你隻要把具體位置告訴我就行了,安心在宗門養傷,等我訊息。”

廖金輪斷了雙臂,金丹又碎了,跟過去也幫不上什麼忙。

陸雲當然更希望他老老實實呆在劍皇宗。

廖金輪固執道:“既然是報仇,哪有當事人不出麵的道理,要是宗主嫌我礙手礙腳,我去之前就在嘴裡含一顆毒藥,必要時候吞下去,絕對不會成為宗主的累贅。”

陸雲苦笑:“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也去!”

這時,廖不凡開口。

廖金輪臉色一沉,喝道:“你去什麼去!要是你也跟著去了,等老子掛了,誰來替我報仇?”

他這次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去的。

自然不希望廖不凡跟著。

陸雲聞言,也是跟著臉色一沉,道:“廖金輪,我怎麼感覺……你說這話像是在詛咒我呢?我可不會給你陪葬啊!”

“宗主誤會我了……”

廖金輪哭喪著臉,想要解釋,結果卻發現,不知道怎麼圓回去這話。

他要是掛了,難道陸雲就能全身而退嗎?

可不就是悲觀的認為,陸雲和他都會栽在廖家。

一個意思。

“爸,我一定會跟著你們!就算我這次不跟你們去,廖家那邊事後肯定也會再次找到我,我一樣逃不了,還不如一起壯烈的死了算了。”

廖不凡的性格跟廖金輪一樣倔。

不過說的也有道理。

他剛剛啟用血脈之力冇有多久,無法完全掌控,既然廖同可以循著這絲血脈氣息找來,其他人也一樣可以。

即使逃到天涯海角也無濟於事。

廖金輪沉默了。

陸雲的臉色則是再度黑了幾個層次,剋製著情緒說道:“我說你們父子兩個,自己想死的話,趕緊自殺,彆總是把我給帶上。”

什麼人啊這是,自己好心幫他們報仇,結果他們倒好,一會說‘掛了’,一會又說‘一起壯烈的死了算了’,這得有多晦氣啊。

廖金輪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