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0章野狗族

一路向西。

血紅色的沙漠一望無際。

無數道血紅色的裂痕,大地彷彿被撕裂了一般,炎熱的天氣,就連陸雲,也有些皺眉。

遠處,巨大的火山印入眼簾。

陸雲感覺到無比的炎熱。

“仙子,難道你不熱嗎?”陸雲看向身邊的一臉平靜的青菱仙子,好奇的問道。

青菱仙子高冷的搖了搖頭:“不熱,我體質比較特殊。”

一隻巨大的影子落在了陸雲的麵前。

黑白相間絨毛上,帶著紅色的花紋,虎視眈眈的盯著陸雲,似乎有深仇大恨一般。

“人類,還我族人命來!”

陸雲滿腦子問號,這是一頭狼?

看來自己又是被誤會了。

“好大一頭狼!”陸雲呼之慾出。

龍大炮白了一眼陸雲:“這特麼明顯是一條狗吧?”

“人類,我乃野狗族族長海非凡,你殺我族人,我一定要讓你付出代價!”海非凡暴怒一聲,目光中迸射出一道強烈的殺氣,朝著陸雲撲來。

利爪之上,幾道氣息將至。

陸雲不緊不慢的閃躲,他知道這是一場誤會,可眼看海非凡的狀態,根本不允許自己解釋。

既然這樣,就先打服你!

“轟!”

儘管陸雲身法極快,但還是被海非凡的鋪天蓋地的攻勢抓傷。

火辣的劇痛感從手臂傳入體內。

第一次交鋒,陸雲居然受傷了。

“小子,彆小看這個野狗,這野狗看著雖然二,但是也是天仙境的妖獸,並且是妖獸真身,實力定比同等級的人類要強,加上妖族獨特的手段,你得認真點了。”

聽到龍大炮的話,陸雲才警惕了起來。

雖然海非凡境界和自己有一定差距,但是這利爪之下發出的氣息,卻要強悍的多!

擊中了陸雲之後,海非凡瞬間衝到了陸雲的麵前,抬起手中的利爪,惡狠狠的撲了下去。

這野狗招招致命,恨不得直接將陸雲撕碎。

陸雲好不怠慢,神魔之力彙聚在拳頭之上,擋下了海非凡的狗爪,頓時,陸雲飛快退後幾步,避開海非凡的攻擊。

倒不是陸雲不敵海非凡。

隻是陸雲不想下殺手!

如果自己真控製不好殺了海非凡,那就真的成罪人了。

“能擋下我的攻擊?”海非凡的麵色有些震驚,驚訝道:“難怪,我野狗族全族九百多族人被你殺死!”

海非凡用儘全身解數,快速的攻擊,每一招,都夾帶著無儘的怒火。

一定要將這個混蛋給千刀萬剮!

為族人報仇!

海非凡雖然境界不如自己,但是這利爪鋒利的程度,讓陸雲有些頭疼。

哪怕是用出神魔之力,可疼痛感依舊打在自己身上。

幾十個回合下來,海非凡的攻勢越加的凶猛。

陸雲眉頭一皺:“海族長,你族人並非我所殺!”

海非凡早已經殺紅了眼,哪裡還聽得進去陸雲的話。

一邊朝著陸雲攻擊,一邊不停的咆哮著:“人類,我讓你血債血償!”

陸雲彙聚神魔之力,五顆道星頓時亮起。

一拳轟出,海非凡瞬間嚇得魂飛魄散,巨大的身軀直接飛了出去。

緊接著,海非凡拖著傷痕累累的身軀在讀站了起來。

“我一定要為族人報仇!”他再度張開利爪,仰天長髮出一聲怒吼,血紅色的利爪朝著陸雲襲來。

陸雲抬起右手,輕描淡寫的化解了海非凡的攻擊。

然後,爆炸聲響起,海非凡的身軀再次飛了出去。

“人類!”海非凡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

“你確實很強!我冇有想到,居然有人類能強大到如此地步,不過,為了我的族人,哪怕死,我也要和你同歸於儘!”海非凡吐了一口鮮血,冷笑道:“我已經知道,怎麼對付你了!”

“你必須死!你若不死,我怎麼對得起,對我寄予厚望的族人!”

海非凡一臉的決絕,紅色的花紋開始綻放出強烈的光芒。

全身開始變的通紅,一股強大的氣息從體內迸發,熾熱的雙眼彷彿下了很大的決心!

頓時,海非凡的氣息,足足暴漲了一倍不止!

“人類!”海非凡血紅色的雙眸,死死的望向陸雲,口中低沉的聲音響起:“我要你的命!”

陸雲麵色一怔,倒吸一口涼氣。

他怎麼也冇想到,海非凡為了殺自己,居然碎丹了!

碎丹之後,實力大漲,但是唯一的代價,就是死!

海非凡身上氣息顯而易見,瘋狂的凝聚在全身。

身體開始越來越紅!

“你去死吧!”

海非凡身體一躍而起,如閃電一般,猛地朝陸雲撲來。

“轟!”

火紅色的身軀擊中陸雲的胸口,陸雲本能的做出防禦,可受到這一擊的陸雲,明顯也不好受。

身體飛出,隨後狠狠的砸在地上,四周濺射起一震濃煙,隻感覺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湧而出。

海非凡的目光看向青菱仙子,刺客海非凡身上可怕的紅色光芒已經漸漸散去,無力的趴在地上,體內的氣息已經消失殆儘。

陸雲也不好受,擦了擦嘴角的鮮血,用力站起身。

看到這一幕的海非凡,緩慢的閉上雙眼。

對不起,讓大家失望了。

海非凡冇想到,自己碎丹之後的全力一擊,也冇有殺死麪前這個人類。

他睜開眼,絕望的看著站起身的陸雲,眼角流下了不爭氣的眼淚。

陸雲稍作調息,走到龍大炮身前,一把抓起龍大炮,將龍大炮身上開了一個口子,幾滴龍血入喉,陸雲的臉色也好了幾分。

“小子,你把本大爺當什麼?”

“充電寶嗎?”

陸雲皺著眉頭,冇有回答龍大炮的話,緊接著,抓著龍大炮,走到了海非凡的麵前,又擠出幾滴龍血給海非凡。

“臥槽,本大爺的龍血可是很珍貴的!”

“你真當這玩意不值錢啊?”

看到這一幕的青菱仙子,悶哼一聲,不屑的說道:“一條野狗而已,殺了就殺了,不知道你怎麼想的,還把自己搞的這麼狼狽。”

陸雲瞄了一眼青菱仙子,表情一臉的嚴肅,眼神裡閃過一抹憂傷:“我答應過一個朋友,眾生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