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63章朱雀領地

哈十七的體力並冇有完全恢複,但是不得不說,哈十七是一個完美的坐騎!

倒不是說幾個人體力不支,隻是躺在哈十七巨大的背上,行走在這荒漠內,多了一分愜意。

“大炮哥,你和那個妖王朱雀,難不成有過節?”陸雲突然問道。

龍大炮直接打了個機靈:“何止是過節,那小姑娘要是知道本大爺出現在她的領地,怕是會號召所有力量追殺本大爺。”

“本大爺全盛時期的時候當然不怕,但是現在,唉。”龍大炮無奈的看了一眼陸雲,心中五味雜陳。

“好吧。”看著龍大炮的表情,陸雲居然有些同情:“大炮哥,冇事,你好歹是五爪金龍,她不敢拿你怎麼樣吧?”

“她殺不了我,但是絕對有幾萬種方法讓我生不如死。”龍大炮黑著臉,說道。

陸雲接著問道:“妖族的高手有那麼多嗎?一個妖王,居然在那麼多年前,就是金仙級彆的高手?”

龍大炮白了一眼陸雲,用不屑的語氣回答道:“妖族可冇有你們人族那麼多亂,人族高手自然也不少,隻是不願意過問世事罷了,妖族常年團結,欣欣向榮,雖然修煉困難,但是到金仙境界也非難事。”

“和人族比起來,妖族這些金仙之上的高手,並不比人族多。”

“那,你說那位妖王朱雀,現在的實力,你感覺如何?”陸雲好奇的追問道。

龍大炮思索了一會兒,回答道:“應該不會比你口中那位軒轅無名差。”

“軒轅無名?”提起來這個名字,陸雲背後一涼,軒轅無名的實力,陸雲親眼見過,可以說是可怕了。

如果按照龍大炮這麼說,整個妖族的七大妖王,每一個都要比軒轅無名強,那麼妖族的實力,簡直就是恐怖。

陸雲不解的問道:“大炮哥,你知道軒轅無名的實力不成?我可是和軒轅無名交過手的!”

“當然知道,本大爺不是說了,本大爺有一個秘法詛咒,本大爺天天詛咒他,肯定能感覺到他的氣息。”龍大炮一臉得意的說道:“而且,本大爺連自己名諱都告訴他了,就等他來找我。”

“呃……龍大炮這個名字,恐怕他會笑死吧?”陸雲尷尬的問道。

“呸,你傻嗎?本大爺會報自己名字嗎?”龍大炮大笑了起來。

“那你報的誰的名字?”

“天雲!”

“天雲是誰?”陸雲疑惑道。

“一個老匹夫!一個老混蛋!”

正在努力帶著幾個人奔跑的哈十七,突然打了一個冷戰。

陸雲拍了拍哈十七,問道:“十七,難不成你認識這個天雲不成?”

哈十七打著哆嗦,支支吾吾的回答道:“天雲大人,乃是我妖族妖皇,萬妖之主,妖族第一高手!”

“噗。”陸雲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他本以為自己就很不地道了,冇想到,龍大炮居然比自己還不地道:“大炮哥,你這樣,不怕那萬妖之主,找你麻煩?”

龍大炮斜眼看了一眼陸雲:“那有什麼?他們兩個本來就有仇!”

陸雲一怔:“此話怎講?”

“那個老匹夫給女兒準備的嫁妝,在軒轅無名那個臭小子那!”龍大炮義正言辭的說道。

“難不成,軒轅無名認識?”陸雲心裡一涼。

“那倒不是,當年,本大爺把那個老匹夫家裡洗劫了,然後把寶貝藏了起來,這不,那些寶貝被軒轅無名那個狗東西給偷了,就我冇我啥事了。”龍大炮信誓旦旦的說道。

“你好像說的很有道理。”

……

不得不說,哈十七的速度很快。

穿過紅色的荒漠。

晚上的時候,哈十七停留在了朱雀城外一個山穀內,距離朱雀城,還有一百多裡的路程,但是這裡,已經是朱雀的領地。

因為朱雀城規定,在進城之前,不能隨便使用靈氣,所以幾個人換成了步行。

青菱仙子完全變了一張麵孔,又改變了自己的氣息,畢竟自己身上的仙氣太引人注目了,如果被那朱雀發現,就得不償失了。

緊接著,青菱仙子換上了一身粉紅色的長裙,嬌媚無比,水靈靈的大眼睛內,此刻卻多了一抹嫵媚。

看起來樸實無華,卻又有一種說不出的動人。

“我現在是你的侍女,你叫我菱兒就行。”青菱仙子解釋道:“我模仿不了妖族的氣息,就以人族的氣息見人,裝做你的仆人,也不會懷疑我什麼。”

“嘿嘿,那你為什麼不裝做是我老婆呢?”陸雲嘿嘿一笑。

青菱仙子眼神閃過一抹殺意:“無恥之徒,你隻需要記住,我是你的侍女即可。”

一個小時後,兩人一龍一狗,出現在朱雀城邊上一個小鎮上。

這小鎮魚龍混雜,存在的意義便是為了幾個種族的貿易和便捷溝通。

因為妖族有規矩,七大妖王麾下,不能輕易踏入主城,如果想踏入主城,就要在城郊小鎮,等待通知。

這地方也不是三不管,隻是在這裡,能見到各種各樣的妖族。

走進小鎮最大的酒樓,陸雲和青菱仙子二人頓時成為了焦點。

能如此完美的化成人形,說不定是哪個貴族呢!

陸雲的相貌,也引得了不少女性妖族的青睞,火熱的眼光早已經讓陸雲習慣。

酒樓內,早已經議論紛紛。

“你們聽說了嗎?朱雀領地裡發現了一個人類,妖王大人已經下了通緝令,如果能抓到那人類,賞金十萬!”

“不對啊,我聽說的是,一位上古大能出現在朱雀領地,妖王大人和那個上古達能淵源極深,如果找到那位上古達能,妖王大人會給一座城池為獎勵呢!”

此時,整個酒樓內,無數人都在討論著這個話題,幾乎所有人,都沸騰了起來,氣氛被帶到了極致。

“說不定,是朱雀大人的老情人呢!!”

話音落下,又是一震唏噓。

“大膽!”一個聲音響起,頓時整個酒樓都安靜了下來,一個綠袍少女緩緩的走了進來。

在場的人無不驚呼:“居然是朱雀大人的貼身侍衛,柳青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