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6章天歃令出

噗通!

許淳重重的跪倒在了地上,雙膝狠狠的將地麵撞出了兩個深坑,低著腦袋,雙手平舉過頭,而掌心端著的,赫然就是剛纔陸雲甩出的那道金色物件。

細看就會發現,那是一枚令牌。

一枚獨一無二,隻屬於雲天神君一個人的身份令牌。

天歃令!

這是陸雲第一次展示出來,因為以前的那些人,還冇有資格讓他拿出這塊令牌。

而且。

就算他們看見了,也恐怕是大有概率不認識。

但是許淳不一樣。

許淳是武盟護法,隻要是武盟成員,都應該認識天歃令,這是他們進入武盟的第一天,就必須銘刻在心的一堂必修課。

他們必須記住。

天歃令。

代表著他們的王!

……

許淳的身體在劇烈顫抖著,心和靈魂,也在驚恐的顫抖,卻唯獨雙手,四平八穩,生怕有一絲疏忽,就將手中的這塊代表著至尊無上的令牌,摔落在地。

令牌落地。

人頭不保!

直到陸雲走到他的麵前,將他手中的令牌取回之後,許淳的雙手纔開始抖,劇烈的抖,像是抽了風一般,可見其心中的驚恐是有何其之深。

陸雲冷聲說道:“該怎麼做,不需要我來教你了吧?”

砰!

許淳將腦袋狠狠的砸在地上,說道:“許淳知道,今天晚上我就回武盟,辭去職位,並且把這些年的所有瀆職行為,一一供述,任由武盟刑部處置。”

陸雲點頭說道:“既然你心裡明白怎麼做,那我就不多說什麼了。”

說完,陸雲的目光朝著熊家眾人掃視了一圈,最後落在熊傅的身上,說道:“你兒子死有餘辜,我殺了他,如果你心裡有什麼不滿,現在就可以說出來,要是以後讓我知道你搞小動作,熊家,除名。”

熊家,除名!

四個字,彷彿就是天威,不容抗拒。

熊家所有人的心頭,都是猛地一顫,無儘的恐懼瘋狂湧上心頭,緊跟著就目眥儘裂,肝膽俱碎。

其實。

剛剛在看見許淳下跪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感覺整個天都翻了。

雖然不知道許淳看見的金色物件是什麼,但是毫無疑問,能夠迫得許淳下跪的人物,身份絕對十分可怕,絕對是他們無法想象的恐怖存在。

熊傅還能說什麼。

他就連哭,都不敢再繼續撲在熊日輝的身上哭了,因為所有的事情,都是由熊日輝招惹起來的,熊傅生怕自己為了熊日輝而哭,會惹來陸雲的不滿。

陸雲見熊傅如此,於是說道:“既然你默認了,那我跟熊家的恩怨就從此刻徹底劃清,希望你好自為之。”

接著。

陸雲又走向趙磊。

此時的趙磊已經完全呆滯了,雙眼瞪大,表情僵硬,不是麵無表情的那種僵硬,而是滿臉震驚,滿臉難以置信的僵硬。

他簡直都要震驚瘋了啊!

因為他跟陸雲以前是同一個福利院的孤兒,相當於故友了,當看到故友突然之間變成了一位深不可測的滔天人物時,這種靈魂的衝擊力,是遠遠要比熊傅等人震撼得多。

“謝謝!”

陸雲走到趙磊的麵前,臉上的冷冽不再,而是露出了一絲真摯的笑容。

剛纔趙磊冒著被熊家遷怒的風險,勸自己離開,這份情誼,陸雲是應該跟他說一聲感謝。

“陸兄弟……”

趙磊喉嚨乾澀,心頭的震驚難以平複,所以此刻在麵對陸雲時,居然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陸雲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什麼也不必說,以後你要是在熊家受到了欺負,儘管來找我,作為老朋友,我肯定不會坐視不理。”

這是陸雲的承諾。

就像當初趙磊以為自己混得不如意,承諾說要幫自己找一份工作一樣。

趙磊眼眶濕潤。

而陸雲則是已經離開了熊家大院,來到院門口處,馬三爺立刻卑躬屈膝的說道:“前輩,您喜歡養狗嗎,我可以當您的狗,汪汪!”

馬三爺的心裡也震驚啊!

他早就知道了陸雲是修煉者,但是剛纔所看見的一幕,還是將他給深深震撼住了,居然就連武盟護法,都要在陸雲的麵前下跪,這說明陸雲的身份大有來頭。

能夠成為這樣一尊大神的狗,是種榮幸。

陸雲從他手裡接過自行車說道:“看你的表現吧!”

“是!”

……

直到陸雲離開後許久許久。

跪在熊家大院的許淳纔敢起身,身上的衣服竟然在滴答滴答的趟著汗水,臉上的敬畏表情仍然冇有褪去。

熊傅聲音艱澀的問道:“許護法,剛纔那位……到底是什麼身份?”

許淳苦笑著搖了搖頭:“很恐怖很恐怖。”

然後就冇有繼續說下去了。

熊傅眼神哀傷的看了一眼他兒子的屍體,歎息說道:“唉,日輝這次,居然招惹來了一位這麼可怕的人物,還把許護法你給拖累了。”

許淳也是歎息一聲說道:“這也算是我咎由自取,如果我本身行為端正,又怎麼會害怕被拖累。”

熊傅沉默了片刻,問道:“許護法,你當真要去武盟伏罪?要不,逃……”

“閉嘴!”

許淳立刻打斷了熊傅,厲聲說道:“你可知道,得罪了剛纔那位人物,就算逃到天涯海角,也無濟於事,還有,以後不要再叫我許護法,我隻是一個罪人。”

說完他大步離開了熊家大院,連夜趕往江南區武盟基地,認罪!

熊傅愣在原地,心頭的驚濤駭浪,遲遲無法平息,雖然許淳冇有指名道姓,但是那個名字已經是呼之慾出了——雲天神君。

唯有那位舉國之巔的神君殿下,纔有這般恐怖威懾力。

熊傅身體一震,連忙召開家族會議,宣佈了兩件大事。

其一,熊家退出江南省的護膚品市場,放棄韓美集團,避免再次與傾城集團產生利益衝突。

其二,上門女婿趙磊,即刻起,被列為熊家核心成員,有資格接觸熊家的核心產業,並且成為家族重點培養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