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一群瞎了眼的迂腐之輩

仇恨的目光,刺來。

不光是朱榮,還有在場的所有書畫愛好者,包括韓老在內。

似乎,他們把朱宏遠犯病的原因,全部歸咎到了陸雲頭上。

都是因為他,一場本來很完美的書畫交流會,毀了。

還有柳煙兒那個該死的女人。

以後的書畫交流會,就應該徹底杜絕他們二人,把他們永遠拉入黑名單。

“咳咳……”

突然一陣咳嗽聲響起,朱宏遠清醒了過來,臉上的棗紅色也已經褪去。

眾人這才鬆了一口氣。

胡偉平收起毫針,神色冰冷道:“剛纔,我似乎聽見有人在大言不慚,質疑我的醫術?”

他早就聽見了陸雲那句話,但是因為正在施針,分不出心,所以冇有立即駁斥他。

現在,朱宏遠醒了。

胡偉平終於可以分出心來訓斥陸雲。

他的專業水平,絕對不允許任何人來質疑。

周圍眾人本就對陸雲不滿,見胡偉平跟他計較上,紛紛露出了幸災樂禍的表情。

你不是說胡偉平的針法有錯嗎,現在朱宏偉醒了,看你怎麼解釋。

臉,疼不疼?

陸雲卻是冇有理會眾人譏諷的目光,淡淡說道:“三日之內,朱宏遠必定會再次暈厥,而且七孔出血,不出五日,必死!”

方纔,胡偉平施針的時候,陸雲看的清清楚楚。

錯誤的針法,把朱宏遠上湧的氣血,重新壓製了回去,隻堵不疏,這種方法肯定會引起更加猛烈的反彈。

不出意外的話,朱宏遠三天之內就會再次發病,而且比今天更加嚴重。

陸雲此話一出,朱榮立刻雙目赤紅的咆哮道:“王八蛋,你敢詛咒我爸,我跟你拚了!”

他憤怒的衝向陸雲。

可這時——

陸雲眸光驟然變冷,掃了他一眼道:“你想死的話,儘管動手試試。”

朱榮身體一震。

剛準備衝上去的腳步,瞬間僵住。

他被陸雲的氣勢嚇住了。

“廢物!”

陸雲懶得再跟他們浪費時間,轉身離去,離開前,看了韓老一眼。

“一群瞎了眼的迂腐之輩,雲麓大師有你們這樣的崇拜者,是種恥辱。”

說完就拉著柳煙兒的玉手,大步離開了韓家,氣得眾人鼻孔直冒粗氣。

回去路上。

柳煙兒美眸流轉,不斷的打量著陸雲。

陸雲苦笑道:“煙兒姐,你乾嘛這樣看著我,難道我的臉上有字?”

“小陸雲,你剛纔真是太霸氣了,姐姐好喜歡。”

柳煙兒嬌媚一笑,忽然,捧起陸雲的臉,吧唧了一口上去。

陸雲那堪比鋼板的厚臉皮上,罕見的紅了幾分。

柳煙兒大大咧咧的說道:“你可彆想歪哦,姐姐隻是太開心了而已。”

陸雲心中苦笑,你可是我姐,我哪裡敢想歪啊!

兩人回到綠茵彆墅的時候,已經差不多晚上十一點多了。

平時柳煙兒也跟其她姐妹一樣,為了工作方便,都選擇居住在工作地附近。

隻有葉傾城,公司離的近,纔會常住在綠茵彆墅。

現在陸雲回來了,柳煙兒也準備回來一起住,大不了第二天上班的時候路程遠一點。

“怎麼回來的這麼晚?”

兩人回到彆墅的時候,葉傾城居然還冇有睡。

隻是,下一秒葉傾城卻突然瞪大了眼睛道:“小陸雲,你臉上……”

陸雲的左邊臉頰上,還殘留著一個鮮紅的唇印,忘記了擦掉。

柳煙兒心虛說道:“嘿嘿,姐,我先去洗澡了。”

葉傾城瞬間明白了過來,眼神變得有些幽怨,像是打翻了醋罈子般。

“公平一點,自己把右臉遞過來,彆逼我親自動手。”

葉傾城霸道無比。

……

第二天,姐姐們都去了上班。

陸雲則是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昨天晚上的事,當然冇完,陸雲必須讓那些自以為是的傢夥,心悅誠服的給煙兒姐道歉。

很快,一則激動人心的訊息,迅速在江城擴散了開來。

本週二,東正拍賣行開啟,屆時將會有一幅雲麓大師的新作品麵世。

這則訊息一出,整個江城的收藏界都徹底沸騰了。

雲麓大師的新作啊!

眾所周知,雲麓大師很多年都冇有推出新作品了,加上他行蹤詭秘,無數人猜測他是否已經亡故。

如今,新作麵世。

說明雲麓大師還活著。

可想而知,這則訊息對於書畫圈子裡的人來說,是有多大的震撼。

韓老、朱宏遠父子,以及胡偉平等人,欣喜若狂,第一時間就從網上訂購了東正拍賣行的入場券。

不止是江城,其它城市的收藏名家也在瘋狂搶購,很快入場券就銷售一空。

柳煙兒因為剛好在忙著應酬,等看到這條訊息的時候,入場券已經賣光了。

為此她沮喪了很久。

直到晚上回到綠茵彆墅,陸雲突然神秘兮兮的把她拉進了小房間。

“煙兒姐,你看這是什麼?”

“東正拍賣行的入場券!啊啊啊!小陸雲我愛死你了!!”

柳煙兒完全變成了一個小迷妹,女王氣場全無,按住陸雲的臉頰又是一個香吻送了上去。

好巧不巧,這一幕正好又被葉傾城看見。

於是,陸雲的兩邊臉頰上再次出現了兩個對稱的唇印。

“……”

陸雲其實想說,姐姐們,我現在已經長大了,你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隨便親我的臉了啊!

真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