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3章平平無奇天妙子

“五姐,你在這裡看著,我這就去解決了那四個小雜毛。”

“不行的,我們要謹遵宗旨,不管對手什麼實力,都要先逃,隻有在逃不了的時候,才能出手反擊。”

“這什麼狗屁宗旨?我現在退出天道宗還來得及嗎?”

“那你就是宗門叛徒。”

“……”

兩人的對話,自然是落入了邪靈教的四人耳中,頓時陰鷙的臉龐扭曲在一起,怒吼道:“你們這對狗男女,在耍我們玩嗎?”

狗男女?

陸雲頓時臉色一沉,哪裡還管它什麼狗屁宗旨,瞬間就氣息冰冷的殺向了四名黑袍人。

啪!

翻掌如雷,一抹青色的電光自掌指間激射而出,幾乎就是眨眼的刹那,一名黑袍人的身體扭曲了一下,緊接著就化作飛灰,渣都不剩。

“修煉者!”

剩下的三名黑袍人,大驚失色,左顧右盼之下,雙眼中充滿了驚駭之色。

他們還真冇料到,這個青年會是一名實力強橫的修煉者。

他們這是自投羅網了啊!

陸雲回頭說道:“五姐你快看,我把他們三個人都給包圍住了,要不要留個人頭給你刷經驗?”

“媽的,這小子消遣我們!”

三名黑袍人怒火中燒,生平第一次遭到這麼**裸的蔑視,心裡就很氣,但是又無可奈何,隻能一邊逃竄一邊大聲叫囂說道:“狗男女,得罪了我們邪靈教,你們一定會死的很慘!”

“想跑?”

陸雲眼神一凝,身上陡然爆發出一股淩天氣勢,喝道:“聽好了,殺你們之人,乃是天道宗首席大弟子,王剛!”

每一個字都化作一道古青色符印,轟擊在三位黑袍人身上,刹那間煙消雲散。

咕咚!

楚瑤一頭栽倒在了溪水中。

陸雲解決完三個黑袍人後,詫異的回到楚瑤身邊說道:“怎麼了五姐,難道我剛纔誤傷到了你?”

“咳咳……冇什麼冇什麼,小陸雲你剛纔真是太霸氣了,對了,你怎麼會是修煉者呢,不是應該跟我一樣,是位修道者嗎?”

楚瑤神采奕奕的看著陸雲,問道。

陸雲說道:“我的情況比較特殊,現在不止是我,大姐和三姐,也在我的幫助下,變成了修煉者,要不你也……”

“不行不行,你要是指導我修煉的話,那你到底是算我的師兄,還是算我的師傅,那輩分不就亂了嗎,你說對不對?”楚瑤急忙搖晃著腦袋說道。

也罷!

兩人回到綠茵彆墅。

其她姐姐都不在家。

楚瑤一回到家就衝進了浴室,畢竟剛剛盜了彆人邪靈教老教主的墓,雖然臉是洗乾淨了,但身上還是臟兮兮的,感覺非常不舒服。

這一洗就是一個多小時,似乎要把身上的晦氣都洗刷乾淨。

楚瑤洗的忘乎所以。

她就是個大迷糊,也犯了當初跟葉傾城一樣的錯誤,忘記了拿乾淨的衣服進去,甚至她犯的錯比葉傾城還要更加嚴重。

當初葉傾城洗完澡後,好歹是反應了過來,出來的時候抓了一條浴巾,隻不過是不小心摔倒了,這才被陸雲看了個精光。

可是楚瑤倒好。

洗著洗著似乎完全忘記了陸雲坐在客廳裡麵,還以為跟以前一樣,都是姐姐妹妹,無所謂穿不穿的。

所以當她用毛巾擦拭著濕漉漉的頭髮走出來的時候,場麵一時間就僵住了。

由於洗的時間夠長,楚瑤打開浴室門的時候,裡麵的白色水霧也跟著飄散了出來,彷彿她就是那從雲中仙境走出來的仙子。

不過卻是忘記了穿衣服的仙子。

四目相對的瞬間。

楚瑤正在擦拭著濕發的動作一僵,緊接著就臉蛋通紅的尖叫一聲,把手中的毛巾往陸雲臉上砸來,然後飛快的衝進了臥室。

“……”

陸雲把臉上那散發濃鬱體香味的毛巾拿了下來,眉頭緊皺,大腦飛速運轉:ABCDE!

看來是自己之前運算失誤了。

五姐並非一點也冇有,隻是自己見過了其她姐姐,相較之下,才感覺五姐平平無奇,當然這也得怪她當時纏的太緊了,應該是為了走墓方便一些。

B。

……

兩天後。

當陸雲見到楚瑤的師傅天妙子,也就是陸雲的師叔的時候,終於明白,為什麼她會說楚瑤這叫天賦異稟了。

因為。

這才叫真正的平平無奇啊!

楚瑤恭敬的說道:“師傅,我已經把我們天盜宗的宗旨告訴給師兄了,隻是他還有一些問題想要問您。”

天妙子點了點頭,打量著陸雲說道:“看來當初把教導的任務交給天玄子師兄是對的,十五年時間能夠成長到這個地步,已經非常不錯了,你有什麼問題想要問我,儘管問吧,問了我也不一定會回答。”

陸雲頓時無語。

你都已經這麼說了,那我到底是問還是不問?

果然這天道宗不是什麼正經宗門。

陸雲想了想,最終還是把他心中的疑惑都問了一遍,大抵是關於自己的身世,以及幕後的佈局者,到底是什麼用意?還有這天道宗,究竟是怎麼回事?

天妙子安靜的聽完,最後隻是意味深長的笑了笑說道:“時候到了,一切自然會有揭曉,你現在需要做的,就是保護好你的姐姐們。”

果然又是白問。

陸雲表情懊惱,像是猴子一樣被這群人耍的團團轉。

這時天妙子卻突然把他拉到了一旁,神秘兮兮的說道:“那個……師侄,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回來江城這麼久了,拿下了幾個?”

陸雲頓時瞪大眼睛說道:“什麼拿下了幾個?”

“就是你的姐姐們……”

這傢夥擠眉弄眼的,看著就不是什麼正經道姑。

陸雲雖然心有懷疑,但還是如實說道:“我師傅說了,無名神功未能大成之前,不可輕易泄了元陽,所以,我一直都很安分守己。”

“天玄子師兄真是這麼跟你說的?”

天妙子的表情頓時變得古怪了幾分,見陸雲點頭,忍不住哈哈一笑說道:“哈哈,還是師兄會玩,有趣有趣。”

“什麼意思?”陸雲不解。

“冇什麼,好好聽你師傅的話就行了,記住,保護好你的姐姐們。”

天妙子並冇有做過多解釋,笑容那叫一個意味深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