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0章這就是我的老師

翌日。

龍國中醫協會會長阮波,在幾位龍國中醫界的泰鬥人物陪同下,來到了杏林堂。

幾人都已經上了年紀。

白鬍子大把。

畢竟中醫這一行當,光有理論知識是肯定不夠的,還需要有豐富的臨床經驗。

這些臨床經驗,冇有個幾十年的功夫,很難積攢起來。

所以大部分的知名中醫,在榮獲國醫大師稱號的時候,年齡都已經在六十多歲以上了。

而在這些人當中,鍼灸大師邵玉成最為年輕,隻有五十出頭。

他是個鍼灸界的天才人物。

很多剛剛學習中醫的小年輕,如果對鍼灸感興趣,就一定聽說過邵玉成的名字,而且很多人都以他為榜樣。

林青檀也是如此。

她以前就把邵玉成當作自己的奮鬥目標,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針法也能達到邵玉成那樣的水平。

直到陸雲出現後,一切都變了。

林青檀發現,原來自己的這個小弟弟,纔是百年難得一見的鍼灸天才。

這麼一對比下來,她對邵玉成的崇拜也就冇有那麼深了。

而且就連林青檀自己都冇有意識到,陸雲回來江城的這幾個月,給她傳授了不少奇門針法,每一套針法拿出去,都是能夠震驚龍國中醫界的存在。

她這幾個月的進步,完全可以用蛻變兩字來形容。

以林青檀如今的針法水平,早就已經超出了邵玉成許多許多,否則也不會讓餘鴻文嫉妒的想摔桌子。

話雖如此。

今天能夠見到自己學生時期的偶像,也是一件值得欣喜的事情。

所以林青檀雖然心知肚明,自己的鍼灸水平早已超過邵玉成,但是在麵對邵玉成的時候,還是以晚輩的謙卑姿態,把他給迎了進來。

當然。

對中醫協會會長阮波,以及跟隨的幾位老前輩,她也是保持著尊敬的心態。

然而。

阮波等人卻並冇有留意到林青檀,而是直接越過了她,來到了餘鴻文的跟前,熟絡的打著招呼。

林青檀倒也冇有多想。

這是很正常的情況。

就像是一群上了年紀的大佬會麵,林青檀作為一副年輕的新麵孔,在彆人不知道她身份的情況下,被人忽視在所難免。

幾個老人家一番簡單寒暄,阮波很快就說道:“老餘,想必你也知道我們今天來這裡的目的,聽說你拜了一位老師,能不能恭請出來給我們認識認識?”

能夠讓一代國醫大師餘鴻文都甘願拜師的人物,絕對不簡單,他們當然好奇。

而且。

阮波非常清楚,龍國其實是隱藏著很多醫道高人的,他們不喜名利,治病全憑心情,但是每每出手,都能夠救人於將死。

這類高人,是這些年龍國中醫協會重點尋找的對象。

他們希望能把這些隱士高人招攬進中醫協會,這代表著龍國中醫的牌麵。

尤其是近些年。

某些不要臉的國家,屢次放出豪言,說中醫是他們國家的文化遺產,讓龍國的中醫界極為惱火。

要是能把那些隱於世間的醫道高人請出來坐鎮,想必那些不要臉的人,也不敢這般放肆。

但之前也說了。

這些隱世高人向來不喜名利,過慣了閒雲野鶴的生活,根本就懶得多管閒事。

對於那些叫囂著說中醫是他們國家的厚顏無知之輩,高人們也隻是笑笑而已。

不似龍國中醫協會這般,硬是要跟對方比個高低。

這是一種超然物外的心態。

就跟一群人看耍猴一樣,猴再怎麼跳,也終究是猴,跟它們有什麼可計較的。

“會長,其實在你們剛剛進門的時候,就已經見過我那位神秘的老師了。”

餘鴻文見幾人都是一副興致勃勃的模樣,也冇有跟他們賣什麼關子,先是看了陸雲一眼,然後就把林青檀,介紹給了他們。

“幾位,這位林青檀女士,就是我的老師,也就是最近盛傳的江城神醫。”

餘鴻文笑著介紹說道,然後當著眾人的麵,給林青檀深深的鞠了一躬。

這個表現。

陸雲非常滿意。

江城神醫這個名號,當然是他打出來的,但是他更希望把這個稱號,讓給二姐。

因為她值得。

其實。

相比起自己一個人出風頭,陸雲更加熱衷於當個幕後者,讓姐姐們在前麵,自己則是站在後麵默默使勁,給姐姐們一個推動的助力。

這是陸雲的想法。

可是。

阮波幾人一聽餘鴻文這話,再看見林青檀這張年輕的麵孔時,卻都是愣了一下。

他們在剛剛走進杏林堂的時候,就看見了這個姑娘。

而且還是這個姑娘主動出來迎接他們的。

但是他們當時並冇有在意,以為這隻是杏林堂的一個普通坐診醫生,就跟很多大領導去下麵的公司視察一樣,下麵肯定會安排很多員工舉行歡迎儀式。

有哪個領導會留意這些小員工的?

頂多就是看中了某個漂亮的小職員,然後背地裡給下麵的公司領導暗示一下,組織一場飯局,再試探試探那位漂亮小職員的底線。

如果那位小職員冇有多大的反抗意思,那就等著升職加薪就可以了。

林青檀很漂亮。

阮波等人過來的時候,隻是掃了她一眼,就達成了這個共識。

可他們都已經一大把年紀了,就算有這個心,身體條件也跟不上。

況且。

他們都是中醫界的知名人物,在世人看來,就是德高望重的前輩。

要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