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0章後怕

高峰麵色漲紅,表情極其痛苦,一股澎湃的氣血瘋狂從體內上湧,他努力壓製下去,導致脖子上青筋暴起。

白龍王看了他一眼,微微皺眉,繼而對譚智明二人冷喝一聲道:“你們兩個,先出去等著!”

兩人自然不敢多問,詫異的看了高峰一眼後,就老老實實的退了出去。

待譚智明二人離開後,白龍王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大步走到高峰麵前,手指在其穴位上飛快點過。

轟!

白龍王想要幫高峰疏通體內的氣血,可是下一瞬間,卻是被一股恐怖的力量,震得倒退了好幾步,手指都差點被震骨折了。

“這是……真氣的力量?你怎麼會招惹到修煉者?”

白龍王雙眼之中,驟然浮現出一絲駭然之色。

“師傅,我……難受!啊——”

高峰麵目赤紅,彷彿眼球都要炸裂了一般,極速充血。

砰!

隨著高峰一聲大吼,他身上的衣服,突然被一股恐怖的氣勢炸開,同時,一道鮮紅之色,如血蛇般,在他的胸膛之上蠕動,最後緩緩凝聚成兩個刺眼的大字。

天——歃——

“天歃!!”

白龍王見到這兩個字,也是險些目眥儘裂。

天歃!

天歃王!!

高峰體內的這道真氣,是天歃王留下的?!!

白龍王止不住渾身一顫,整張臉瞬間慘白如紙,與高峰的赤紅形成鮮明對比。

“孽徒!你到底——做了什麼??為什麼會招惹到天歃王???”

白龍王膽都差點嚇裂了,衝著高峰嘶吼一聲,似乎下一秒鐘,就要把高峰掐死在當場。

隨著這兩個血字的顯現,高峰體內蓄積的氣血,好似找到了發泄口,終於不再那麼難受了,隻見他額頭上滿是豆大的汗珠,顫抖說道:“師傅,冇有,我冇有惹到天歃王。”

白龍王哪會信他,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拎了起來,渾身殺意澎湃,吼道:“冇有惹到天歃王,為什麼天歃王會在你體內留下一道真氣?你倒是給我個解釋!給我個解釋,啊?”

高峰滿目驚恐,呼吸都彷彿在這一刻停止了。

他真的!

不知道怎麼回事啊!

從江南省回來後,高峰直接就來找白龍王說明情況,根本冇有接觸過什麼修煉者,更不可能接觸到雲天神君。

他連雲天神君是誰,都不知道!

怎麼可能會被留下一道真氣在體內?

高峰感覺脖子上的力道越來越重,呼吸越來越艱難,大腦越來越缺氧,眼珠子也直往上翻,似乎下一秒鐘,就真的要窒息而死。

幸好。

在他即將斷氣的時候,白龍王鬆了手。

抓起他的身體甩了出去,重重的撞擊在牆壁上,發出砰的一道劇烈聲響。

高峰一邊瘋狂喘氣,一邊大口嘔血,模樣極其淒慘。

白龍王怒喝道:“給我把你今天到過的所有地點,接觸過的所有人,都給我詳細說一遍,要是漏了其中一個,你就給我去死吧!”

白龍王也怕啊!

高峰是他弟子,招惹到了天歃王,他這個做師傅的,隻怕也會受到牽連。

這兩個血紅色的大字,就是天歃王對他的警告。

所以白龍王必須弄清楚,到底誰是天歃王,以後好留個心眼,見麵繞著走,要不然再惹上一次,一萬顆腦袋也不夠掉的。

高峰連緩氣的時間都冇有,也不敢有半刻拖延,急忙把他今天到過的所有地方,接觸過的每一個人,都講述了出來。

包括剛纔的譚智明和李露兩人。

說完之後。

白龍王的臉色卻是越發陰沉,殺意澎湃不止,喝道:“就這些,有冇有漏掉的?”

高峰今天接觸過的人不多,而他剛纔說的那些人,一個也不像是天歃王。

高峰雙腿跪在地上,腦袋砰砰砰的撞個不停,驚恐萬狀說道:“師傅,我剛纔說的那些,就是我今天見過的所有人,冇有一個疏漏,千真萬確啊師傅!”

他又何嘗不想找到,究竟哪個是天歃王。

可是。

真的隻有那麼幾個人啊!

高峰腦袋在地上磕個不停,終於,就好像是撞開竅了一般,高峰的聲音陡然提高了幾個分貝,說道:“師傅,我好像知道是誰了……”

“誰?趕緊說!”

“是……就是您讓我去殺的那個修道者!他就是天歃王!!一定是的!!!”

高峰的腦袋被撞過之後,就像是開了掛一樣,突然之間把一切都想明白了。

明明當初李露說,要殺的是個修道者,可是高峰跟陸雲一番交手,卻發現陸雲根本不是修道者。

修道者的體魄不可能這麼強。

高峰當時以為是李露的資訊有錯,把修武者認成了修道者,可是現在回想起來,或許,陸雲根本就不是修道者,也不是修武者,而是——修煉者!

修煉者,體魄與術法兼修。

這樣一來就完全對應上了。

高峰體內的這道真氣,就是陸雲這個修煉者留下的,也就是說,陸雲,就是天歃王!

難怪自己出手的時候,陸雲能夠這麼快反應過來,按照當時的情況來說,陸雲應該是保留了實力,或者說,他根本就隻顯露出了百分之一的實力。

羞愧的是,高峰居然還因為自己用了五分力道,卻冇能殺死陸雲而感到恥辱。

現在看來,哪怕他用儘全力,也拔不下陸雲的一根頭髮啊!

高峰感覺到一陣後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