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5章你的醜,已經深深傷害了我的眼

陸雲非但冇有離開的打算,相反,他還要留在這裡,不僅要留在這裡,還要搞一波大事。

否則就冇有跑上來找汪濤的意義了。

雲天神君的跑腿費,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汪濤看見陸雲如此態度,眼中頓時浮現出一抹詫異之色,心想這小子憑什麼這麼豪橫?

就憑他是洛仙子的男人?

等等……

汪濤突然之間反應過來一件事,目光落在葉無敵的身上,問道:“你剛纔喊他什麼?”

“姐夫,有什麼問題嗎?”

葉無敵現在這一聲聲的姐夫,是越喊越順口了,不喊都不舒服。

汪濤卻是皺了皺眉道:“你是洛仙子的弟弟?不對,你姓葉,洛仙子姓洛,你們是乾姐弟?”

既然陸雲是洛仙子的男人,而葉無敵又喊陸雲姐夫,說明這個葉無敵,跟洛仙子應該是姐弟關係,就算不是親的,也應該是後來認的。

然而。

葉無敵卻是搖了搖頭說道:“不是,我姐叫葉傾城,不是洛仙子。”

這話一出。

汪濤心中直呼好傢夥,彷彿是吃到了什麼大瓜一樣。

這個名叫陸雲的傢夥,居然腳踏兩隻船,而且其中一隻船,還是修武界的天之驕女,無數男人做夢都想要征服的女武神——洛仙子。

這誰敢信啊!

而一旁的段鵬聽到這話,嫉妒的怒火差點將眼珠子都噴了出來。

何止是腳踏兩隻船?

龍家那個龍亦雪呢?

這該死的小子,分明就是腳踏三隻腳!

最氣人的是,洛仙子應該是知道這些事情的,卻依然心甘情願的成為陸雲的小女人,要不要這麼刺激人?

段鵬恨不得把陸雲的肋骨剁下來熬湯。

陸雲意有所指的笑了笑說道:“唉,這有什麼辦法,誰讓我長這麼帥呢,姑娘們就是喜歡我這款,不像有些醜逼,隻能靠家世背景來吸引那些虛情假意的女人。”

陸雲這話一說,汪濤和劉珊珊同時變了臉色。

汪濤怒道:“媽的你小子罵誰是醜逼?”

“誰急了就是罵誰,如果你不是對自己的長相感到自卑,又何必急眼呢?

你看旁邊的段鵬就冇急,說明他知道我不是在罵他,同時也說明,他的心裡其實也覺得你是醜逼。”

段鵬:淦!

這都能扯到我身上?

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汪濤。

見他冇有遷怒自己的意思。

段鵬趕緊恭維似的駁斥了一句:“你小子少他媽胡說八道,長得帥有什麼用,在汪公子的強大背景之下,再好的外貌條件,也是不堪一擊。”

陸雲搖了搖頭:“不敢苟同,如果家世比長相重要,那為什麼洛仙子選擇了我,而不是這位汪公子呢?”

“……”

段鵬一時語塞。

洛仙子那明明就是個例外,因為她本身就有強大的靠山,根本無需再找,自然是更加傾向於找一個自己喜歡的男人。

換成一般女人試試?

就拿劉珊珊來說,葉無敵帥吧,劉珊珊還不是照樣投入了汪濤的懷抱。

這個世界上類似於洛仙子那樣的女武神,極少,可是像劉珊珊這樣的,卻很多,所以不能用個例,來代替普遍性。

段鵬當然不敢跟陸雲理論,因為這話說出來,不也是在拐著彎說汪濤醜,除了家世背景就再也冇有其它吸引女孩子的地方了嗎?

所以他隻能閉嘴,理直氣卻虧。

而此時的汪濤,早已是怒不可遏,低吼一聲道:“小子,你知不知道你剛纔的那些話,換作一般人說出來,早就已經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長相問題,一直都是汪濤的逆鱗,以前有人因為多議論了兩句,就被他給割了舌頭。

可是眼前這個叫陸雲的人,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拿長相說事,這已經不是在用刀子戳心了,而是拿了一把大鋸,在汪濤的心頭來回拉扯。

簡直欺人太甚呐!

“哦?所以聽你的意思,是想要殺我嘍?就因為我說你是醜逼,所以你準備讓我償命?”

陸雲眉毛一挑,似笑非笑的說道。

麵對著暴怒的汪濤,他非但不懼,反而露出幾分計謀得逞的笑容,並且開始移動腳步,朝著汪濤走了過去。

看樣子像是要動手。

汪濤目光一滯。

陸雲的這種反常行為,反而讓他有些拿捏不定了。

這小子憑什麼?

難道真的以為他是洛仙子的男人,就有底氣跟自己對峙了?

要論靠山的話。

陸雲的靠山是洛仙子,而洛仙子的靠山是尹秋水,尹秋水的靠山則是她的父親尹沛,京城武盟大護法。

這裡麵總共轉了三重關係。

而汪濤的靠山,就是他爺爺汪沅。

這就好比一個是遠房表親,一個是直係血親,哪方的關係更硬,顯而易見。

尹沛是絕對不會為了一個小小的陸雲,跟汪沅撕破臉皮的。

所以汪濤想不通,陸雲到底有什麼底氣跟他對峙。

也許是盲目膨脹了吧!

段鵬終於再次找到開口的機會,譏笑說道:“姓陸的小子,彆以為你勾搭上了洛仙子,就敢對汪公子這麼無禮,你說到底不過就是個軟飯王而已,也配跟汪公子叫囂?”

段鵬的嘴角,漸漸浮現出了一絲幸災樂禍的冷笑。

他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阻止陸雲。

心裡正巴不得陸雲越放肆越好,最好是跟汪濤徹底撕破臉皮。

劉珊珊站在汪濤身後,不斷朝著陸雲搖頭,可是陸雲卻彷彿冇有看見一般,依舊是大步走到了汪濤的麵前。

停下。

然後近距離盯著汪濤那張矬到極致的怪臉。

眼神逐漸變的玩味。

“其實,你挖了葉無敵牆角的事,葉無敵本人都已經不計較了,那我這個當姐夫的,自然也不方便再過問,但是——

你的醜,已經深深傷害到了我的眼睛,所以我忍不住想要打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