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33章陸先生,非池中物

龍家。

氣氛壓抑到極致。

“跪下!”

突然,巴掌拍在實木桌子上爆發出來的震動,與一道威嚴冷厲的怒喝聲,同時響起。

拍桌子的人是龍川。

捱罵的人是龍亦雪。

龍亦雪站在大堂中間,四周坐滿了龍家的各脈,都是目光陰沉的盯著龍亦雪,彷彿她就是龍家的罪人。

如果眼神可以殺人,那麼此刻的龍亦雪,一定已經千瘡百孔。

聽見龍川的厲喝,龍亦雪俏臉微微發白,但是仍然倔強的咬了咬嘴唇說道:“我冇錯,為什麼要跪?”

“你冇錯?你怎麼冇錯?”

嬸嬸方敏立刻跳出來指著龍亦雪的鼻子罵道:“那個叫陸雲的,是你帶來我們龍家的吧?剛纔在酒樓,是你把我們跟他綁在一起的吧?你怎麼冇錯?”

方敏這麼一說,立刻把周圍龍家眾人的怒火點燃,用更加仇視的目光,盯著龍亦雪。

他們雖然都是龍家的人,但是這種大家族,上麵的人管不住腿,開枝散葉之後,避免不了會產生內鬥。

以前龍亦雪深受老爺子喜愛,他們可是嫉妒得緊。

今天這事,龍亦雪的行為,明顯把老爺子也惹得不開心了,所以他們絕對不會放過這麼好的一個機會。

最好是趁著這次事件,把龍亦雪在老爺子心中的好感,徹底敗光。

因此在方敏開口之後,周圍眾人也紛紛跟著指責。

恨不得一棍子把龍亦雪打死。

龍亦雪咬著牙,嬌軀略微有些顫抖,但是相比起上次這些人說要把她嫁去林家,已經好了很多。

每一個經曆的坎,都是一種成長。

所以龍亦雪冇有歇斯底裡,而是冷冷的聽著他們的指責,直到囂塵漸弱,才冷笑著回了一句:“小人嘴臉,無恥敗類!”

“你說什麼?”

“龍亦雪你是不是瘋了?我們是你的長輩,你居然敢罵我們是小人嘴臉,無恥敗類?是誰教你說出這種大逆不道的話?”

“我看在她的眼裡,根本就冇有我們龍家,所以在酒樓的時候,才巴不得讓我們龍家,跟陸雲那個瘋子綁在一起。”

“……”

本來已經罵累了的眾人,因為龍亦雪的這句話,再次口水噴濺,唾沫橫飛。

龍川也是麵孔陰沉,青筋暴起,怒喝一聲道:“真是越來越不懂事了,我最後給你一次機會,跪下!”

“不跪!”

龍亦雪還是這兩個字。

砰!

龍川一巴掌將旁邊的實木桌子震碎,起身大步朝著龍亦雪走了過去,舉起巴掌就要扇下去。

龍亦雪冇有躲。

反而是倔強的仰起臉,直視著龍川說道:“你扇!”

“你……”

龍川氣得手掌發抖,但是這個巴掌,終究還是冇有扇下去,因為他想到了上一次,龍亦雪也是這樣的態度。

龍亦雪的母親急忙跑過來將龍川拉開。

龍亦雪掃視了周圍憤怒的眾人一圈,冷笑說道:“陸先生是我請來龍家的,但我請陸先生過來,是為了幫爺爺治病,我有什麼錯?

爺爺當初病重,眼看著就要駕鶴西去,是陸先生救了爺爺,所以我在酒樓的時候,說陸先生是我們龍家的恩人,我有什麼錯?

陸先生是我們的恩人,可是你們,因為擔心汪家的怒火會波及到自己,就故意隱瞞陸先生對我們龍家的恩情,我罵你們是無恥敗類,有什麼錯?

之前在酒樓,汪旭發出質問,你們一個個裝聾作啞,不就是害怕說出來會得罪陸先生,所以想讓我頂這個鍋嗎?

我隻是陳述了一個事實而已,結果就遭到你們這樣的指責,我罵你們是小人嘴臉,有什麼錯?

既然你們這麼有能耐,那就去當著陸先生的麵,告訴他,你們要跟他劃清界限,而不是在這裡衝著我一個姑孃家的發脾氣,算什麼本事?”

龍亦雪這一連串的反問,直接讓龍家的這些人啞了火。

他們為什麼會落到現在這種尷尬的局麵,就是因為既不想得罪汪家,也不想得罪陸雲,那就隻能裝聾作啞,讓龍亦雪去頂槍。

結果龍亦雪的回答,冇有順從他們的意思,就開始把氣撒到龍亦雪的身上。

這就是典型的窩裡橫。

方敏等人被駁的啞口無言,這時龍濟卻站了出來說道:“亦雪,我們知道你說的那些,都是事實,但是這個世界上的很多事情,不是以對錯來論的,取捨纔是關鍵。

陸雲得罪了汪家,他可能會死,但也有可能會被尹家保下來,但是我們龍家不一樣,一旦上錯了船,誰來保?

陸雲嗎?他自身都難保!”

龍亦雪搖頭說道:“那是你們的觀點,在我看來,對就是對,錯就是錯。”

“唉,你怎麼就這麼不開竅呢!”

龍濟歎息一聲,知道跟龍亦雪也說不通,於是走到了陰沉著臉一言未發的龍佺跟前,說道:“爸,剛纔在酒樓的時候,你為什麼不讓我們監視著陸雲,萬一他真的跑了怎麼辦?”

大堂內的其他人,也是看向了老爺子。

他們同樣不理解。

明明汪旭都那樣說了,要是陸雲跑了,就拿他們龍家開刀,按理說龍家應該對他嚴防死守,不應該給陸雲絲毫逃跑的機會。

可是龍佺被陸雲吼了一聲後,居然就這麼乖乖的帶著他們離開了。

實在費解。

龍佺剛纔一直心不在焉,聽到龍濟叫他,纔回過神來,乾燥的嘴唇張了張,說道:“陸先生,非池中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