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4章讓子彈再飛一會

說起這身衣服,幾個大美女再次把好奇的目光移動到了陸雲的身上。

她們可不相信小陸雲穿的這麼奇怪,隻是為了捉弄她們。

陸雲有些尷尬的說道:“我自己的衣服,因為某些原因,在海底世界的時候破掉了,剛纔經過一個阿三旁邊,見他笑的很開心,於是我就把他的衣服給扒了。”

那個阿三看到龍國的守護神隕落,差點笑掉大牙,結果一轉身就被一隻碩大的拳頭砸暈了過去,等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全身**的被綁在了甲板上。

可謂是樂極生悲。

林青檀笑著啐罵道:“小弟弟你真是太壞了。”

“嘿嘿,二姐過獎了。”

“那小陸雲,你的龍首麵具是咋回事,怎麼裂開了?還有你的那把劍,在那個米國神境的手裡,你不準備去拿回來嗎?”王冰凝又問道。

陸雲朝著那片海域上空,那個懸浮在半空中嘚瑟的米國神境看去,嘴角忽然間掀起了一抹詭異笑容。

“我上次去幫龍家治病的時候,龍亦雪的爺爺教給了我一個道理,大樹傾倒,群妖必現!”

“大樹傾倒,群妖必現?”

柳煙兒反應過來說道:“你的意思是,那所有的一切,都是你故意為之,就是為了給世人造成你已經死了的假象?”

陸雲讚許的看了她一眼:“冇錯,隻有讓他們以為我死了,很多陰暗裡的東西,纔敢冒出頭來。”

天歃王的威名實在太過可怕了,壓的世界各國的修武者勢力抬不起頭來,隻要他活著一天,那些勢力就不敢輕舉妄動。

但總歸是個威脅。

可如果天歃王死了,那些勢力絕對會蠢蠢欲動,等他們膨脹到極點的時候,陸雲再給他們來一次毀滅性的打擊。

畢其功於一役!

陸雲接著說道:“七姐,你不是也一直在擔心變異人的事情嗎,等雲天神君死亡的訊息徹底擴散出去後,那些隱藏在龍國的基因改造人,估計也該坐不住了吧?”

洛漓眼眸一亮,露出亮晶晶的小虎牙說道:“有道理,小陸雲你真是太聰明瞭,來,本姑娘獎勵你一個香吻。”

陸雲卻忽然退後一步,表情嚴肅的說道:“七姐請你自重,我是有老婆的人了。”

一旁的楚瑤俏臉微微一紅。

洛漓則是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切了一聲說道:“給你機會你不中用啊,本姑娘還覺得虧了呢,哼!”

柳煙兒拉著楚瑤的手說道:“五妹你聽我說,不能慣著這個小流氓,他就是看你好欺負,等他下次再喊你老婆的時候,你要反抗。”

“我……”

楚瑤小心翼翼的瞄了陸雲一眼,見他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臉頰頓時更加滾燙。

自己已經跟小陸雲那個的事情,真不知道該怎麼跟姐妹們說。

這時王冰凝忽然歎了一口氣說道:“雖然知道這是小陸雲的計劃,但是看到那個米國人耀武揚威的樣子,我太難受了,好想衝過去揍他!”

陸雲笑道:“彆著急,會有他們後悔的時候,我們現在需要做的就是,等,讓子彈再飛一會。”

如果陸雲現在就出手,頂多就是再殺一個米國神境,意義不大。

他把禦靈神劍扔在海裡,故意讓亞曆克斯撿走,就是為了把死亡假象營造的更加真實一些。

隻要陸雲長時間不把禦靈神劍召回自己的手裡,那些米國人就會認為,自己確確實實死在了這次的海島下沉事件中。

這些都需要一定的時間去發酵。

王冰凝再歎一聲:“道理我們都懂,可是對於龍國的百姓來說,這個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龍國的百姓,把雲天神君視作信仰,如今信仰都崩塌了,可想而知對他們的打擊是有多大。

陸雲正色說道:“龍國不是一個人的龍國,而是所有人的龍國,如果僅僅隻是因為我一個人的死去,就讓龍國百姓一蹶不振,那隻能說,我很失望。”

洛漓想了想,說道:“小陸雲說的很有道理。”

在這邊對話進行的同時,一艘龍國武盟專用的艦艙上,尹秋水玉指捏的發白,豐韻嬌軀也在輕輕顫抖著。

“爸,您的外孫,龍國的守護神,雲天神君,可能再也回不來了,您對他的恨,應該消了吧?”尹秋水的聲音略帶諷刺,說道。

尹沛蒼邁的身軀顫了顫。

內心萬分煎熬。

他恨陸雲嗎?

以前恨!

恨到巴不得將那個孽種殺死!

這是因為尹沛對女兒尹秋如的死,遲遲無法釋懷,而那個真正該死的男人,他又始終尋找不到,於是就把這種恨,轉移到了陸雲的身上。

可是,上次在尹家墓園,尹秋水那一番振聾發聵的話,讓尹沛對自己多年以來的做法,產生了深深的懷疑。

當局者迷。

當一個人被情緒所主宰的時候,腦子是會短路的,做出來的很多事情,也可能違背常理,但是他們自己感覺不到,仍舊一意孤行。

尹沛就是如此。

直到尹秋水那一番發自肺腑的話,才把他從迷局中拉回來了一點。

再到後來,看到那枚天歃令的時刻,尹沛其實就已經醒悟的差不多了,對陸雲的恨,自然也所剩無幾,取而代之的是愧疚。

畢竟,那個苦命的孩子,是自己的外孫啊!

正如陸雲所說的那樣,他跟那個男人不一樣,那個男人犯下的錯,不應該由陸雲來承擔。

所以尹沛早就意識到了自己的錯。

這次跟著過來觀戰,絕對不是因為雲天神君,而是因為他的外孫,陸雲。

可惜。

尹沛悔悟太晚,當他想要跟陸雲冰釋前嫌的時候,傳來的,卻是陸雲的噩耗。

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

“對不起……”

尹沛十指插入滿頭銀髮之中,異常痛苦的搖晃著腦袋,也不知道這聲‘對不起’,是說給尹秋水,還是陸雲,亦或是他故去的女兒尹秋如。

又或者,都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