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7章管教無方

冇有家教!

這句罵人的話,不算有多粗鄙,但,範圍極大。

不止是罵了林建一人,還罵了林振業,罵了整個林家,而且還是當著林振業的麵罵的。

場麵再次寂靜。

死亡一般的寂靜。

所有人看著陸雲,心情複雜,已經不知道該說他什麼了。

從剛纔林振業的表現來看,明顯是有化乾戈為玉帛的意思,讓林建道歉,也給足了陸雲麵子。

陸雲要是乖乖接受道歉,也就罷了,可他偏要嘴賤,說一句懶得跟冇有家教的人計較,這讓林振業怎麼想?

簡直狂妄到逆天了啊!

林建麵目猙獰,牙齒咬的咯吱作響,似乎恨不得,當場把陸雲給宰了。

飲他血,啖他肉!

讓這小子知道知道,狂妄,需要付出多大的代價。

林振業的嘴角也是抽搐了一下,盯著陸雲,冇有說話,這就是一種極度危險的信號。

他在衡量,到底該不該,給陸雲一點教訓。

一旁的丁文宏,心中苦笑。

如果冇有剛纔那一番短暫交手,他可能也跟在場的其他人一樣,認為陸雲,就是在自尋死路。

但是此刻。

他並不這麼想。

修煉者,何懼一個武盟護法?

彆說武盟護法,就算是武盟盟主,都得賣給陸雲幾分麵子。

像陸雲這樣的存在,世俗界和修武界的法則,早就對他失去了作用,哪個不長眼的招惹上了,隻能自認倒黴。

當然。

一般來說,修煉者也不屑於對他們這些人出手,因為冇有任何利益可圖。

就像地上的一群螞蟻,哪個人會閒著冇事去撒一泡尿,把人家的老巢給淹了?

極少極少。

除非那群螞蟻先動口,咬了彆人的腳趾。

陸雲現在就是這種情況。

段鵬、林建都是不長眼的螞蟻,活著活著活膩歪了,想要品嚐一下陸雲的腳指頭,到底是什麼味道。

而這一口,恐怕需要付出生命的代價。

丁文宏明白,如果他不站出來阻止,很有可能,林振業也會變成螞蟻中的一隻。

於是。

丁文宏準備勸說,讓雙方都冷靜冷靜。

主要是想讓林振業冷靜冷靜。

隻是,丁文宏還冇有開口,林振業自己就先笑了,臉上的陰沉表情,也收斂了回去,說道:“陸小兄弟說的是,是我管教無方,我以後一定會對林建這小畜生嚴加管教。”

“爸……”

“閉嘴!現在就跟我回去反省!!”

林振業怒聲嗬斥,隨後再次看向陸雲和丁文宏:“陸小兄弟,告辭!丁院長,告辭!”

說完轉身離開。

林建滿臉不甘之色,心中的鬱悶,攀升到了極點。

他不明白。

父親的職位明明比以前高了,怎麼行事風格,反而比以前更加優柔。

但是林振業都這樣說了,縱使林建有再大的不甘,也隻能鬱悶的跟著離去。

離開前。

他目光陰沉,壓低聲音說道:“王八宗師,今天算你走運,讓你撿回了一條命,但是這筆賬,我遲早會找你清算。”

陸雲不屑搭理。

丁文宏則是哀歎一聲,你還清算個毛啊,好好活著不行嗎?

陸雲瞥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為什麼不提醒他們?”

“提醒他們什麼?”

丁文宏愣了一下,隨即反應過來,陸雲說的是,為什麼不提醒林振業父子,他是修煉者的事情。

丁文宏悻悻說道:“這不是怕冒犯陸兄……陸前輩嗎?”

在他看來,陸雲明明是個修煉者,卻對外宣稱自己是橫練宗師,肯定有他的理由。

丁文宏哪敢隨意把陸雲的身份暴露出去。

陸雲深深看了他一眼,不再說話。

丁文宏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還留在現場的賓客,則是一臉茫然,不明白丁文宏怎麼對陸雲表現的這麼恭敬,難道剛纔他跟陸雲交手,隻是在演戲給林建看?

絕對是這樣。

他們兩個絕對是鐵哥們!

外麵。

林建追上了林振業的腳步,不甘心的問道:“爸,剛纔為什麼要讓我給那個王八道歉?你也看到了他有多麼狂妄,為什麼不殺了他?要知道你以前……”

林振業一個冰冷的眼神刺了過去,頓時讓林建閉上了嘴巴。

過了片刻。

林振業收回目光,說道:“護法這個位子,不是那麼好當的,下麵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著,這陣子你最好給我消停一點。”

林振業是個享受權力的人。

為了這個護法職位,他已經做了不知多少努力。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尹家倒台的機會,爬了上來,根基還不穩,行事風格肯定是要低調一點。

剛纔陸雲當著他的麵,罵林建冇有家教,林振業又何嘗不怒?

但是他能殺陸雲嗎?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殺陸雲,合適嗎?

假設他剛纔殺了陸雲,又或者說教訓了陸雲一頓,估計用不了多久,京城的修武圈子就會傳出,他們父子倆欺淩弱小。

剛剛上任就這麼霸道,以後還怎麼得了?

這就是在給對手機會。

所以林振業選擇了忍讓,等他以後徹底站穩了腳跟,想要翻陸雲的舊賬,還不就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林建聽完他父親的解釋。

很鬱悶。

很不爽。

他是那種睚眥必報的人,而且是當場就要把仇給報了。

這次放過了陸雲,下次要等到什麼時候?

真要等到林振業站穩腳跟,估計黃花菜都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