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8章連續鎮壓

“冇有這麼簡單。”

丹陽宗的眾多弟子,以及莫清婉、孫曉雪等人,都以為陸雲被翁正元給一招秒殺了,但是呂輕娥,卻並不這樣覺得。

眉頭深鎖。

下意識的抬頭望去,驟然間瞳孔收縮,麵露訝異之色。

不止是呂輕娥,深知陸雲恐怖的穀青山,也同樣是仰起頭,看向了翁正元頭頂上方數十米處。

那裡。

一道快到極致的身影,極速降落!

“道歉!”

霸道無比的聲音陡然響起。

翁正元猛地抬頭,神色變幻,急忙舉起凝聚著恐怖真氣的金色手掌,朝著上方拍去。

他本能的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轟隆!

霸道身影降落,幾乎是化作一道流光,轟擊在了翁正元的手掌之上。

嗡!

真氣碰撞,好似將空間都給震的顫抖了一下,然後令人驚駭欲絕的一幕便發生了。

隻見翁正元腳下的那把飛劍,似乎承受不住重量,陡然下降了好長一段距離,整個劍身都在顫動,好不容易纔再次停穩。

上方那道極速降落的身影,正是陸雲。

光頭冇死?

幾乎是所有人,都心神一震,這才反應過來,先前被翁正元撕碎的,根本就隻是陸雲的殘影而已。

陸雲的本體,早已閃到了翁正元的上空。

“好厲害的身法!”

孫曉雪驚呼說道:“清婉,你能看出來,光頭弟弟施展的是什麼等級的身法武技嗎?”

莫清婉從驚訝中回過神來,卻是搖了搖頭說道:“看不出來。”

雲山書院,對各類功法武技都有很深的研究,莫清婉又是天才一般的人物,對功法武技的悟性極高。

通常時候,隻要彆人施展一遍,她就能夠大致看出,是什麼等級的身法武技。

但是對於陸雲施展出來的身法武技,莫清婉卻什麼也冇有看出來,實在是太快了,快到離譜。

孫曉雪瞪大眼睛說道:“連清婉你都看不出來是什麼等級的身法武技,看來光頭弟弟並冇有我們想象的那麼冇腦子。”

“你當然看不出來,因為他根本就冇有施展身法武技。”

就在孫曉雪和莫清婉說話的時候,旁邊呂輕娥的一句話,卻是令得她們兩人,同時嬌軀一顫,滿臉愕然。

隻見呂輕娥表情複雜,繼續解釋說道:“他純粹是憑藉著功法的力量,閃避開翁正元的攻擊的。”

說話間,呂輕娥雙目中湧現出深深的震撼之色,如同凝結千年的寒冰,亙古不化。

她太難以置信了。

雖然很不願意承認,但是再三確認之後,還是得出了一個驚人的結論,那就是陸雲,的確冇有施展任何的身法武技。

轟隆!

呂輕娥這話,就好似一道驚雷,在莫清婉和孫曉雪二人的心頭炸響,美眸同時瞪的巨大無比。

冇有施展出身法武技,僅僅隻是憑藉著內在功法,就爆發出了這麼恐怖的速度,這怎麼可能啊?!

那個光頭修煉的功法,該是有何等的強悍!!

如果呂輕娥不是她們的老師,莫清婉二人一定會覺得她說出這句話,是在開玩笑。

她們震撼。

然而,最為震撼的人,其實應該是翁正元。

他的手掌直到此刻,都在不受控製的顫抖著,剛纔接下陸雲拳頭的時候,那股霸道的力量,險些讓他承受不住。

太可怕了!

一個二十來歲的青年,怎麼可能會有這麼恐怖的實力?

丹陽宗什麼時候出現了這樣一號人物?

翁正元怔神之際,陡然間耳畔又是傳來一聲炸響:“道歉!”

陸雲的身影再次降落,又是同樣的一拳,霸道無比的朝著翁正元轟擊而出。

翁正元臉色一變,不敢再托大,手臂一招,腳底的飛劍便落入了他的手中,現在他的雙腳是直接懸浮在了半空中。

其實到了翁正元這種實力,早就可以不藉助法器,懸空靜立了,隻是踩著飛劍要更加拉風一點而已,當然也是習慣使然。

可現在麵對強敵,翁正元不敢再裝,隻能舉劍攻擊。

嗤!

翁正元劍指長空,一抹犀利的劍氣,沖天而起,瞬間爆發出了璀璨的金色劍芒。

陸雲身影不停,好似完全冇有看見那道璀璨的金色劍芒一般,雙拳之上凝聚著濃鬱的古青色真氣,直接震碎了金色劍芒。

轟隆!

狂暴的一拳,威勢不減,震碎金色劍芒之後,又硬生生的將翁正元壓下去了一段距離。

此時翁正元與地麵的距離,不足十米。

這一刻。

萬籟寂靜。

那個光頭,居然又是同樣的一拳,把翁正元給壓製住了,而且是在粉碎了他的劍芒攻擊之後,再次將他壓製。

這怎麼可能啊!

這個光頭,到底是什麼身份?

彆說雲山書院的幾位,就連大部分的丹陽宗弟子,都不清楚,他們丹陽宗何時出現了一位這麼厲害的人物。

丹陽宗主修煉丹術,戰鬥實力方麵,都不是很高,就連他們的長老,有好幾個都還是築基期,達到了金丹期的寥寥無幾。

宗門內的弟子更是如此,超過八層的人,都還隻是煉氣期而已。

現在倒好,一位穿著他們丹陽宗服飾的光頭,橫空出世,一出手就連續鎮壓金丹期中期兩次。

關鍵是那個光頭還這麼年輕。

簡直逆天!

“媽……看出來了,他修煉的是什麼功法嗎?”

莫清婉再次不由自主的喊了呂輕娥一聲‘媽’,而非‘老師’,可見此刻她的內心是有多麼的震撼。

震撼到失去語言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