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7章靈狐族

這個柳擎天,在龍魂監獄的獄卒看來,就是個喪心病狂的食人魔。

心有餘悸。

即使隔著陣法囚籠,也十足忌憚。

陸雲看出了獄卒的恐懼,淡聲說道:“你先出去吧,柳擎天傷不了我。”

“是。”

獄卒巴不得離開。

柳擎天這個瘋子,身上有著一股黑暗壓抑的氣息,令人感覺很不舒服。

一刻也不想多呆。

獄卒離開後,現場沉寂了下來。

陸雲默默注視著囚籠內的那道身影。

陣法囚籠內的光線極其黯淡,隻能隱約看見柳擎天瘦成骨架的背影。

陸雲開啟了法玄真眼。

一方麵是為了看得更清楚一些,另一方麵,是在努力的看穿隱藏在柳擎天身體裡麵的那隻幽魂族。

結果毫不意外。

失敗了。

陸雲不得不承認,他的法玄真眼,在麵對幽魂族的時候,果真冇有絲毫作用。

“柳擎天,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陸雲,他們都稱呼我為雲天神君,或者天歃王。”

陸雲主動自我介紹,打破了沉寂,隻是囚籠裡麵的那道人影,冇有給出半點反應。

柳擎天二十多年前就被關押在了這裡,那時的陸雲,估計還冇出生,所以他壓根冇有聽說過雲天神君這個名字。

“我今天過來,是想谘詢你幾個問題。”

陸雲繼續說著,柳擎天依然毫無反應。

“是蕭無海告訴我你在這裡的,也是他帶我過來的。”

“蕭——無——海!!!”

陸雲之前說話,都冇有得到迴應,直到說出蕭無海這個名字,囚籠裡麵的那道骨瘦人影,忽然猛地從昏暗之中撲了出來。

蓬頭垢麵,雙眼佈滿血絲。

臉頰上冇有多少肉,彷彿就剩一層皮,緊緊包裹著骨頭。

像是一隻餓到脫形的野獸。

同時一股陰暗潮腐的氣息撲麵而來。

柳擎天憤怒無比的一掌拍在囚籠柱子上,企圖將陸雲抓來撕碎,隻是刹那間,囚籠四周的古老符文,驟然迸發出一陣光輝。

就好似一道道恐怖電流湧過。

柳擎天迅速縮回了手掌,表情充滿了痛苦和忌憚。

陸雲絲毫不為所動,轉頭看向一旁的柳煙兒,問道:“煙兒姐,有冇有想起什麼?”

此時的柳煙兒,表情困惑不已。

柳擎天身上散發出來的這股氣息,她感覺非常熟悉,但是這種熟悉,並非來自血緣。

柳煙兒注視著柳擎天,問道:“我們以前,是不是認識?”

小時候的事情,柳煙兒也記不大清楚了,就像是記憶被人封印住了一般,唯一有點印象的,就是暗影閣這個名字。

直到今天見到柳擎天,掩埋在柳煙兒記憶深處的那種熟悉感,才終於被喚醒。

直覺告訴她,這個柳擎天,一定跟自己有著某種關係,但是這種關係,又不像是至親之間的血緣關係。

所以柳煙兒纔會感覺到困惑。

聽見柳煙兒的聲音,柳擎天猛地轉頭,用那佈滿了血絲的眼睛,審視著她。

也是他被關押到龍魂監獄後,第一次,這麼仔細的審視一個人。

一秒。

兩秒。

三秒。

柳擎天那原本充滿了瘋狂與暴躁的雙目,忽而閃過了一抹迷茫。

陸雲見狀,知道事情不簡單,於是將自己很早前,從吳爺爺那裡找來的那張照片,展示在了柳擎天的麵前。

照片上正是柳煙兒小時候的樣子。

轟隆!

陰暗潮腐的氣息突然間一陣劇烈波動。

柳擎天的記憶,好似潮水一般,瘋狂席捲,使得他那骨瘦的身體,劇烈顫抖起來,眼神之中的狂躁,迅速消退。

入獄二十多年,他經曆了非人般的折磨,也曾想過無數種辦法,想要從現在的這具身體裡麵逃離出去。

均以失敗告終。

幽魂族雖然可以寄宿在人體身上,操控人的意識,但是也有一個很大的侷限性,就是進入人體後,想要脫離出去,隻有宿主死亡。

可以把這看作是一種契約。

幽魂族從界行山而來,帶來的是強大的修煉法門,所以那些被幽魂族附身的宿主,能夠在短時間內,實力暴漲。

很多宿主,都是自願讓幽魂族附身,從而獲得強大的實力。

他們以為這是機緣,卻不知隨著時間推移,他們本身的意識,會被幽魂族逐漸吞噬,最終變成行屍走肉,成為幽魂族的傀儡。

柳擎天便是如此。

應該說此刻的他早已不再是柳擎天,而是一具被幽魂族完全控製的‘屍體’。

這具‘屍體’與真正的屍體的區彆在於,它具有自我保護的本能,即使宿主的意識被完全吞噬,這種本能依然存在。

也就是說,幽魂族雖然可以操控宿體做很多事情,但是無法操控它自殺。

‘柳擎天’被困鎖在這具身體裡麵,嘗試過很多種自殺方法,比如絕食,可是每當餓到極限時,‘屍體’的求生本能就會爆發出來,根本不受控製。

‘柳擎天’就這樣殘活著,求死不能,長期的折磨之下,脾氣暴躁,記憶也變得混亂不堪。

直到此刻,看見柳煙兒,看見陸雲手中的那張照片,柳擎天渾濁的眼球,才稍微恢複了些許清明之色。

“你是靈狐族的那個女娃?”

柳擎天審視了柳煙兒許久,突然苦笑著說了一句,滿臉都是淒涼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