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86章莫姑娘?

江南省省城的某座公寓。

王冰凝在凝練真氣。

她已經決定好了要去雲山書院,隻是時間還不確定,至少得等小陸雲回來再說。

能夠在去雲山書院之前,把自己的實力提高一點,自然是最好的。

雖然王冰凝也知道,哪怕她以坐火箭的速度衝上了築基期,在雲山書院的那些人眼裡,也是根本不夠看的。

呼——

周圍稀薄的靈氣吸入體內,緩緩轉化成真氣。

以王冰凝現在的境界,即使鬨出再大的動靜,也不足以引起任何修煉者的注意。

她成為修煉者的時間太短了,境界低微,哪怕旁邊有人看見了,也隻會以為她是在打坐,而不是在修煉。

然而。

這座公寓的百裡方圓內,王冰凝的修煉者氣息,還是被尋氣書簡給捕捉到了。

那幾個來自雲山書院朱家的人,很無奈,在江南省一個金丹期修煉者都冇有碰見過,又不能這樣空手回去。

至少得拿點東西回去濫竽充數,讓朱高峯知道,他們其實是做了事情的。

於是他們隻要是捕捉到了修煉者的氣息,不管對方是煉氣期還是築基期,都先記錄下來。

幾人根據尋氣書簡的提示,飛快的朝著王冰凝所在的公寓靠近。

來到公寓樓附近。

本打算在不打草驚蛇的情況下,記下這座公寓的具體地址,方便以後尋找。

可就在這時。

一道美麗的倩影,正好從屋內走出,來到了院子裡。

“莫清婉?”

朱家的這幾名金丹期,相視一眼,都是麵露訝異之色。

從屋裡出來的女孩正是王冰凝。

她盤著腿修煉了一番之後,感覺身體有些僵硬,於是便來到院子裡準備做些拉伸運動,兩手交疊往上撐起,看似纖細的身材,其實也是暗含乾坤,玲瓏曲線絲毫不輸其她女孩。

當然還是不能跟葉傾城柳煙兒那些人比,她們都比較變態。

尤其是林青檀,更是變態中的變態。

王冰凝絲毫冇有察覺到,有幾道驚訝的目光正在窺視著她。

朱家的幾個人中,為首那個手拿尋氣書簡的男子,交代了一句說道:“你們在這裡等著,我去會會莫清婉。”

說完他就現身走向了那處院子。

“莫姑娘,你怎麼會在江南省?”

男子已經收起了尋氣書簡,大步走到王冰凝的麵前,態度溫和的問道。

莫姑娘?

王冰凝愣了一下,朝著自己的身後以及左右兩側望瞭望,發現確實冇有其他人了,才確定這名男子,的確是在跟自己說話。

男子以為王冰凝是對他有所警惕,於是主動介紹說道:“在下朱流,來自雲山書院朱家,莫姑娘請不要驚慌。”

雲山書院……

朱流這麼一說,王冰凝立刻就反應了過來是怎麼回事。

之前就聽小陸雲說過,在雲山書院,有一個女孩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想必這個朱流,就是把自己誤認作是那個女孩了。

該怎麼回答他呢?

說自己不姓莫,你認錯人了?

那可不行。

這樣不就提前暴露自己了嗎,畢竟這世上出現兩個一模一樣的人,怎麼可能不惹人生疑?

在小陸雲冇有回來之前,王冰凝不打算這麼快暴露自己。

王冰凝千思百轉,最後故作鎮定的說道:“我……我來江南省辦點事情。”

結巴了……

王冰凝在學生時代的時候,其實有個小毛病,一說謊就容易結巴,不過後來憑藉著極強的專業素質,她克服了。

極少再出現過結巴的情況。

可是今天,又出現了。

主要是上次聽小陸雲說完之後,王冰凝就對雲山書院那個地方,有種矛盾的心理,既想去尋找自己身世的答案,但是又很害怕。

那個地方,是修煉者的世界。

所以眼前這個名叫朱流的男子,肯定也是一名修煉者,他的出現,使得王冰凝的內心,不自覺壓力倍增。

王冰凝儘力剋製著緊張情緒,可是一開口,還是險些露餡。

朱流表情詫異的看了她一眼,不解問道:“莫姑娘,你似乎很緊張?”

“胡……說……”

王冰凝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胡說八道!本姑娘來江南省,是要辦一件非常重要的大事,你彆在這裡乾擾了我的計劃,滾!”

王冰凝俏臉冰寒,下達了逐客令。

朱流皺了皺眉,說道:“既然莫姑娘這麼不待見朱某,那朱某就先行告退了。”

朱流一臉狐疑之色,但最終還是轉身大步離開。

直愣愣的看著朱流的身影徹底消失,王冰凝緊張的情緒,這才舒緩了下來。

回到公寓後,她重重的撥出一口氣。

認真想了想,王冰凝撥通了陸雲的電話:“小陸雲小陸雲,你的四姐老婆可能要暴露了?”

“怎麼回事?”

於是王冰凝把剛纔發生的事情,告訴給了陸雲。

陸雲沉默了一下,說道:“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放心吧,反正你遲早都是要暴露的,先去雲山書院等我,我很快就會去找你的。”

“可是你不在,人家會緊張嘛……”

“你緊張個雞兒……咳咳,冇事冇事,你身上不是戴著平安符嗎,要是有人敢刁難你,召喚我,老子立馬衝過去把雲山書院給踏平了!”

“小陸雲,你太霸氣了,姐姐好喜歡。”

“那還不趕緊叫老公?”

“老……呸,你都跟柳煙兒私奔了,還有臉讓我叫你老公?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