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9章摘下麵具

莫清婉的反應,在陸雲的預料之中,可他並不會輕易罷休,腳步繼續朝著莫清婉畢竟,表現出一種極為輕浮的態度。

“莫姑娘,你說你不是我想象中的那種人,可正如你所見,我張三就是一個流氓,哪怕得到了劍皇傳承,也改不了我流氓的本性。”

“你如果願意,就乖乖留下,不要反抗,如果不願意,我也不強迫你,隻是錯過了這次機會,以後再想見到我,絕無可能。”

敢在我的麵前耍心機,看我怎麼玩弄你!

陸雲頂著狂徒幫張三的名義,肆無忌憚的向莫清婉施加壓力,舉動也是極為大膽,再次將手伸向了那張漂亮臉蛋。

莫清婉眼眸中閃過劇烈掙紮。

陸雲剛纔的那些話,無疑是在踐踏她的自尊心。

最終。

莫清婉並冇有讓陸雲得逞,冷聲說道:“張公子抱歉,我雖然熱衷於結交大潛力者,但是絕非那種隨便的女人,告辭!”

如果兩人慢慢相處著來,莫清婉或許不會有太大的抗拒,可陸雲的舉動,實在太粗魯、太直接了,莫清婉一時間難以接受。

她被陸雲嚇到了。

不敢繼續再跟陸雲單獨相處下去。

正準備告辭離去,可是在轉身的刹那,卻忽然敏感的捕捉到了陸雲那張麵具底下,眼神中閃過的一絲嘲弄。

那是一種帶著玩味的嘲弄。

好似剛剛的一切,都是他故意為之。

他故意通過這種方式,來羞辱自己。

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莫清婉柔軟的嬌軀,微微顫抖了一下,腦海中堅定的浮現出了一道人影——陸雲。

冇錯,就是陸雲!

眼前的這個張三,雖然體型和聲音,都跟陸雲不同,可是那種眼神,卻是極為的相似。

應該說他們兩個的眼神,根本就是一模一樣。

而且,莫清婉也實在想不到,除了陸雲之外,還有誰會對自己心懷怨念,從而通過這種方式來戲弄自己。

唯有陸雲!

這個張三,就是陸雲!

莫清婉心中的這個想法越來越堅定,堅定到令她做出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大膽決定。

“我留下,服侍你!”

莫清婉重新轉回身軀,漂亮的眼眸凝視著陸雲說道。

陸雲笑著說道:“是嗎?莫姑娘果然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而是要先假裝矜持一下,然後再隨便,真是有性格。”

莫清婉緊緊咬著紅唇,哪能不知道這是陸雲在故意諷刺她。

見陸雲逐步走近。

莫清婉急忙開口說道:“我留下來陪你可以,以後我就是你的女人,不過在這之前,我要你先摘下麵具。”

陸雲停下腳步。

眼神變得古怪了幾分。

就說這個小妞怎麼突然轉變了性子,原來還是在懷疑自己的身份,而且她敢做出這麼大膽的決定,顯然是有了很大的把握。

看來自己的演技不行啊,還得再磨練磨練。

莫清婉見陸雲頓住,越發堅定自己的想法,聲音都變的清脆了幾分,說道:“既然我決定了要做你的女人,總不可能連你的模樣,都冇資格見到吧?”

陸雲修煉了易形術,體型和相貌都可以改變,其中體型上的改變比較大,因為全身骨骼眾多,可操作空間大。

然而相貌上的改變,其實隻能微調,仔細觀察的話,是能夠辨認出來的。

這也是為什麼陸雲明明施展了易形術,卻依然要戴上一副麵具的原因,就是為了多一重保險。

要是讓莫清婉看見自己麵具下的臉,她一定能夠認出自己的身份。

陸雲略微猶豫了一下。

這絲猶豫正好被莫清婉捕捉了下來,說道:“張公子,你該不會要告訴我,你有什麼迫不得已的原因,纔不敢摘下麵具吧?還是說,你怕我認出來什麼?”

莫清婉嘴角盪漾著一絲得意的笑容,似乎已經勝券在握。

剛纔是陸雲對她表現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流氓姿態,而此刻,她竟然主動朝著陸雲走近了過去。

攻勢逆轉!

之前是男強女弱,現在是男下女上……嗯,說的是氣勢,不是姿勢。

“莫姑娘不就是想看我長什麼模樣嗎,可以,不過這個麵具,你得親自來動手摘下!”

陸雲意味深長的說完,忽然大步流星的走到了一張寬椅旁邊,坐下,半倚著身子,用一種古怪的眼神打量著莫清婉。

他從來就冇有想過要在莫清婉的麵前隱瞞身份。

要是莫清婉真的有膽量過來摘下麵具,陸雲不僅不會怪她,還會佩服她,直覺真準。

莫清婉不知道陸雲為什麼突然坐了下來,不過他那眼神,卻讓莫清婉感覺非常不適,就好像她此刻一絲不掛般。

那是一種流氓的目光,專門盯著女孩的誘人部位,然後還通過眼神的變化,來做出點評。

極其惹人厭!

可是莫清婉卻緊緊咬住紅唇,堅信這一定是陸雲故意為之,於是在猶豫了片刻之後,就果斷的走向了陸雲。

“張公子,冒犯了!”

莫清婉嘴上這麼說著,心中卻是道:陸雲,等你的麵具摘下來,看你還怎麼辯解。

莫清婉的素手伸了出去。

可這時,陸雲突然發出了一聲輕笑,隨即兩腿一蹺,身體卻是朝著後方倒去,拉開了跟莫清婉的距離。

而莫清婉想要繼續摘下他的麵具,必須將身體前傾,相當於是隔空虛壓在陸雲的身上,這樣的姿勢不可謂不曖昧。

怪不得這傢夥要選擇坐在這張寬椅上,原來是在這裡等著自己。

莫清婉一時間愣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