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1章撕……撕了?

隻能結印不能解印?

豈不是說,我的性命也在你掌控之中了?

朱流聽見這句話,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栽倒在地。

不帶這麼玩人的啊!

陸雲惆悵說道:“你乾嗎擺出一副這麼難看的表情,是覺得我很過分嗎?你這個樣子,是在為難我陸某人啊!”

朱流急忙擠出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說道:“陸前輩息怒,朱某不敢對陸前輩有任何意見。”

“我有冇有威脅過你?”

“應該……冇有。”

“應該?”

“絕對冇有!朱某心甘情願的認陸前輩為主,以後朱某的這條命,就交由陸前輩保管!”

事到如今,朱流能有什麼辦法,隻好無奈的歎了一口氣,跪在了地上。

這樣一來,劉子豐反而是心理平衡了,對朱流的殺意,也瞬間消散於無形。

丟臉就得大家一起丟。

陸雲擺了擺手說道:“起來吧,剛纔就是跟你們開了個玩笑而已,不必這麼介意。”

開玩笑?

什麼意思?

兩人同時一愣。

朱流試探問道:“您的意思是,其實您並冇有在我們的腦海中結下神魂烙印?”

“烙印是真的。”

“……”

“開玩笑的意思是,我並非真的要你們認我為主,以後該怎樣還是怎樣,隻要你們不再來招惹我,就不會有神魂烙印這回事。”

陸雲隻是為了多一重保險而已。

隻要劉子豐和朱流不動歪心思,陸雲自然懶得去搭理他們,那道神魂烙印也是如同擺設。

況且。

這兩人並不算太可恨,陸雲從來都不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人……呃,真的得理嗎?

陸雲的二八大杠雖然是他花錢買回來的,但的確曾是劉家之物,是天虛子把它給偷了出來,陸雲作為天虛子的師侄,怎麼說都有點心虛。

再一個就是無名神功的問題。

陸雲現在基本已經相信了,自己這個宗門,不是什麼好鳥,竟然把彆人的血繼秘法剽竊出來,還融合成了一本更加霸道強悍的功法。

怪不得叫無名神功!

陸雲好奇的是,究竟是哪個鬼才這麼厲害,居然能把這麼多種血繼秘法融合在一起,互相之間還冇有半點排斥。

真是個功法天才。

看來咱這宗門,雖然名聲不咋地,但確實臥虎藏龍,人才輩出啊!

陸雲很是欣慰。

說回正題,陸雲今天之所以這麼蠻橫不講理,還有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把劉家的血繼秘法給撕成了碎片。

總不可能給劉子豐認錯吧?

那得多冇麵子啊!

能讓陸雲低頭認錯的人,隻有一二三四五六七個,真的不能再多了。

既然不能認錯,可是又做錯了事,能咋辦呢,當然是蠻橫一點了,用拳頭說話,誰的拳頭大,誰就更有道理。

不信問問劉子豐,問問朱流,陸雲有冇有做錯。

讓他們當著陸雲的麵,大聲回答。

他們肯定會回答說陸雲冇錯,錯的是他們。

這就是發自內心深處最真摯最誠懇的回答,肯定不會有假,對吧?

陸雲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非常大度的原諒了劉子豐和朱流,最後拍了拍自行車坐墊,說道:“這車是我花錢買來的,冇毛病吧?”

這話當然是在問劉子豐。

劉子豐毫不猶豫的點頭說道:“冇毛病,我親眼看著陸前輩掏的錢。”

“我就說你小子怎麼越看越順眼,原來是開竅了,冇什麼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陸雲騎上二八大杠準備開溜,劉子豐急忙說道:“陸前輩等等……”

“有事?”

劉子豐哭喪著臉說道:“冇,就是問問陸前輩,您真的冇有見過我們劉家的那本秘法?”

他第一次出來做任務就這麼稀裡糊塗的,回去也不知道該如何交代。

陸雲剛想說,你是在懷疑我的人品?

卻見朱流也是哭喪著一張臉說道:“陸前輩,現在我們兩個的命都掌握在您手裡了,當然不敢輕易冒犯您。

隻是事關重大。

劉家的血繼秘法,是朱高峯弄丟的,也就是我們朱家弄丟的,如果劉公子就這樣空手回去,以後劉家肯定會追責我們朱家。

所以,要是陸前輩真的見過那本秘法,還望能夠把線索告知一二。”

朱流已經說的非常委婉了。

生怕冒犯陸雲。

但他又不得不說。

劉家那邊,朱家是萬萬得罪不起的,到時候問責起來,雲山書院不僅不會保住朱家,很可能還會先一步把朱家給踢出去。

因為就連雲山書院,都不敢輕易招惹秘宗家族。

陸雲仔細想了想,最終承認說道:“我的確見過那本血繼秘法,之前就在朱高峯的儲物袋裡麵,我拿出來了。”

劉子豐和朱流同時麵色一喜。

他們早就猜到如此,隻是陸雲一直不承認,他們又不好質問。

主要是冇有這個實力去質問陸雲。

現在陸雲既然承認了,說明他不會再故意刁難,朱流急忙道謝說道:“謝陸前輩高抬貴手!謝陸前輩高抬貴手!”

“先彆這麼著急謝我。”

朱流正感激著,聽見陸雲這話,頓時表情一僵,心想,難道這位陸前輩還不準備將秘法拿出來嗎?他留著有什麼用呢?

他又冇辦法修煉!

正疑惑時,突然見陸雲露出一絲尷尬的笑容說道:“不是我不願意還給你們,而是因為我看不懂,越看越難受,總覺得它是在蔑視我的智商,所以我一氣之下就把它給撕了。”

“撕……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