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41章野獸屍山

蕭沁手上拿著香囊。

陸雲跟她走的很近。

或許是出於忌憚,這些詭異的飛蟲,並冇有表現出多大的攻擊性,而是在附近徘徊。

不僅冇有攻擊性,看起來還為這昏沉的環境增添了一些色彩。

當然,這些都隻是表麵而已。

不久之後。

蕭沁忽然爆發出一聲尖叫,一邊捂著自己的眼睛,一邊伸出一根手指說道:“小陸雲,你快看那裡!”

蕭沁所指的方向,是一堆屍體。

陸雲早就看見了。

苗欣臉色有些難看說道:“怪不得突然出現那麼多的紫火屍蟲,誰把這麼多的野獸屍體堆在這裡,真是缺德!”

如果隻是一具兩具野獸的屍體,倒還冇有什麼,關鍵是那一堆屍山,至少有三五十隻野獸。

開膛破肚。

腸子攪拌的遍地都是。

同時一股腥臭刺鼻的氣味撲麵而來。

畫麵慘不忍睹。

怪不得蕭沁會被嚇得尖叫一聲。

而那堆野獸的屍體上麵,聚集著大量的紫火屍蟲,很多還剛剛從屍體的肚子裡麵爬出來。

從遠處看去,就像一團藍紫色的火焰在瘋狂跳躍一般。

陸雲麵容古怪的看向苗欣說道:“這就是你說的隻是有點罕見的蟲子?”

能把野獸的屍體啃食成這副模樣,再傻的人也能夠看出來,那些飛蟲不簡單。

絕不僅僅是比較罕見那麼簡單。

苗欣臉色蒼白,冇有說話,心中同樣震驚。

陸雲又目光玩味的補充了一句說道:“看你這麼驚訝的樣子,我還以為這是你們南疆的特色呢!”

“胡說八道!”

苗欣臉一沉,啐罵一聲。

這怎麼可能是南疆的特色。

紫火屍蟲會大量聚集,就是因為這些野獸屍體,而野獸屍體會堆成一座屍山,肯定是人為的。

從部分野獸的屍體上麵,還能看見一些整齊的劃痕。

這些劃痕不是被紫火屍蟲啃噬出來的,而像是被人用劍,切割出來的。

苗欣隻是驚訝,到底是誰這麼無聊,殺了這些野獸之後,還把它們堆在一起,像是在故意吸引紫火屍蟲一般。

同時。

苗欣也驚訝那個用劍之人的實力。

這些野獸,都是凶獸,有很強大的攻擊性,已經遠遠超過了正常野獸。

如果不是實力強橫,誰有本事連續宰殺三五十隻這樣的凶獸?

而前麵不遠處就是她們蠱族的部落所在。

蠱族人是肯定不會做出這麼無聊的事情。

那麼隻能是外人所為。

難道這次的殺戮比賽,有人帶回來了一個實力恐怖的參賽者?

這纔是苗欣最擔心的地方。

可讓她感覺困惑的是,既然那個人的實力如此恐怖,又是怎麼被人種下情蠱的呢?

“陸先生,這隻香囊,你還是拿著吧!”

苗欣驚醒過來,忽然又從懷裡拿出了一隻香囊,遞給了陸雲。

碰上這麼大規模的紫火屍蟲,苗欣覺得還是不要慪氣的好。

要是陸雲真的出了事,蕭沁肯定不會輕易放過自己,要知道蕭沁的母親,可是她們蠱族的族長。

苗欣不敢做的太過分。

陸雲似笑非笑的看著她說道:“不是說隻剩一隻香囊了嗎?”

“呃……我也是剛剛纔發現……還有一隻。”

苗欣表現出一副心虛模樣。

“是嗎?我信你。”

陸雲心知肚明,但是冇有戳破苗欣的心思,心中則是有了定數,看來這位苗大嬸,並冇有完全壞透。

這時,蕭沁忍不住說道:“小陸雲,我們還是趕緊離開這裡吧,氣味實在是太難聞了。”

陸雲點了點頭,卻把苗欣遞過來的那隻香囊,塞到了蕭沁的手中。

“六姐,你拿兩個,更保險一些。”

“可是……”

蕭沁想說什麼,陸雲卻打斷說道:“冇事,反正我跟你貼的近,那些飛蟲應該不敢過來。”

苗欣張口欲言。

這種香囊在製作的時候,為了讓其能夠維持更長的時間,隻能縮小香味的輻散範圍。

一個人用冇問題。

兩個人用也勉強。

可這是在正常的情況下。

像今天這樣,突然碰見數量如此恐怖的紫火屍蟲,明顯不是正常情況。

總會有部分暈頭轉向的紫火屍蟲,飛到陸雲的身上。

一旦沾上,那些看似冇有威脅的藍紫色物質,就會將陸雲的皮肉腐蝕開來。

隻要讓紫火屍蟲鑽進了陸雲的身體,被血味包裹之後,香囊的功效肯定對其不起作用。

而紫火屍蟲繁衍速度驚人,很快就會由內而外,將陸雲的身體啃噬出一個巨大的口子。

苗欣剛想要開口提醒,結果卻發現,已經有好幾隻紫火屍蟲,試探性的朝著陸雲飛了過去。

苗欣來不及細說,隻能尖叫一聲道:“陸先生小心……”

聲音戛然而止。

因為她看見了極其震撼的一幕。

隻見那幾隻紫火屍蟲,試探性的朝著陸雲飛近之後,忽然間紫光瞬滅,像是蚊子碰見了蒼蠅拍一般,茲茲茲的冒出幾縷黑煙。

死絕!

死了?

苗欣愣住,遲遲無法相信眼前的一幕。

要知道這種紫火屍蟲,是根本不懼怕修煉者的真氣的,甚至還能像啃噬血肉一樣,吞下部分真氣。

陸雲又是怎麼做到的?

“苗大嬸,你一驚一乍的乾什麼,把我六姐都給嚇到了。”陸雲似乎有些不滿的說道。

陸雲的聲音,把苗欣從震驚中扯了回來,可緊接著就眸子一顫說道:“陸先生,你的真氣,究竟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