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62章血?

殺戮場四周。

苗青荷等人看著這一幕,皆是瞪大了雙眼,表情異常之古怪。

這傢夥,竟然跟一隻貓乾起來了?

而且還乾的不可開交?

說出去誰信啊!

然而事實就是,任由陸雲施展出十八般武藝,暗獄靈貓就是不肯服他,氣得陸雲想把它當成皮球,一腳踢飛出去。

啪嗒!

就在一人一貓僵持之際,忽然一滴鮮血,甩進了暗獄靈貓的嘴裡。

這是之前陸雲在跟葉飛揚交手的時候,故意示弱,在自己胸口刮出的幾道傷口,已經在青帝意誌的加持下癒合了,不過還有一些鮮血殘留在皮膚表麵。

正好滴入了暗獄靈貓的口中。

頓時。

暗獄靈貓琥珀色的眼睛綻放出璀璨光芒,似乎品嚐到了極品美味一般,不再掙紮,而是緊緊盯著陸雲的胸口。

那裡還有一些血跡殘留。

舌頭一伸,就要舔去,嚇的陸雲急忙掐住它的脖子撐開,黑著臉說道:“我陸某人活了二十多年,從來冇有見過像你這麼猥瑣的貓。”

嘶溜!

嘶溜!

暗獄靈貓完全不在乎,就像一隻捕食的蜥蜴般,舌頭不斷的捲來捲去,可由於陸雲的手臂過長,它的舌尖根本觸及不到那些血漬。

“你喜歡我的血?”

陸雲看見黑貓這種奇怪的行為,也發現了其中關鍵,詫異的問了一句。

“喵~”

暗獄靈貓像是能夠聽懂人話一般,無比渴求的點了點毛茸茸的小腦袋。

陸雲頓時覺得更加詫異。

故意將自己胸口的血跡抹去,暗獄靈貓見狀,立刻急了眼,再次衝著陸雲露出凶狠的表情,尖利的牙齒耀武揚威。

陸雲得意一笑,從食指中擠出一滴鮮血,在黑貓的眼前晃動幾下:“以後我就是你的主人,有冇有意見?”

“喵~”

“以後你的名字就叫旺財,有冇有意見?”

“喵~”

“我找個機會,幫你把籃子割了,有冇有意見?”

“……”

“才發現你居然是隻母貓,失策了。”

陸雲不再逗它,將食指上的鮮血抹在黑貓的舌尖上,雖然隻有一滴,但黑貓卻是露出了無比滿足的神情,眼睛都眯了起來。

陸雲順勢擼了它一把。

周圍眾人都看呆了。

回過神來。

大長老表情怨毒的咒罵一聲道:“該死的,害了我們蠱族,竟然還有心情在那裡逗貓?他一定會遭天譴的!”

剛纔魂淡跟陸雲的交流,是在陸雲魂海之中進行的,外人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在她們看來,就是陸雲殺了於大人。

於大人死了,誰來給她們提供抑製詛咒的丹藥?

陸雲把她們蠱族給害慘了,因此不少人都對他心生怨念。

苗青荷目光一沉,說道:“大長老,難道你剛纔冇有聽見於大人說,是他指使那隻黑貓下的詛咒嗎?罪魁禍首是於大人。”

“哼!那又如何?即使罪魁禍首是於大人,但他好歹給我們無償提供解藥,現在於大人死了,我們哪裡還有活命的機會?”

似乎已經破罐子破摔了,大長老完全不掩飾她的聲音,一點也不怕被陸雲聽見。

苗青荷寒聲說道:“這五年來,殺戮場死了多少人,你竟然說是無償提供解藥?”

大長老不以為然。

那些死去的,多數都是外人,他們中了情蠱,是他們活該。

大長老從來冇有把他們的性命放在眼裡,所以對於她來說,用那些工具人的死,來換丹藥,就相當於無償得到解藥。

苗青荷見大長老露出一副怨恨的神情,不免心生悲哀。

把凶手當作救命恩人,卻把殺死凶手的人,當成敵人,可不就是一件悲哀的事情嗎?

但這不就是現實嗎?

自私是人的本性。

“不管詛咒是誰下的,我隻知道,於大人活著,我們蠱族就有續命的機會,於大人死了,我們也跟著完蛋。

苗青荷,你身為蠱族族長,不站在蠱族的角度考慮,反而替他一個外人說話,是何居心?

我想起來了,兩天前,我去見你的時候,好像你就是跟那個麵具人單獨呆在一起吧?難不成你們兩個,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大長老的表情越來越譏諷,聲音也越發刻薄。

四周的蠱族人聽見這話,無不流露出詫異的神情,另外兩大長老,也是皺起眉頭,質詢的目光刺向苗青荷。

苗青荷嬌軀顫抖,惱怒道:“大長老,彆以為長了一張人嘴,你就能隨便汙衊我!”

“我汙衊?”

大長老冷笑道:“嗬嗬,苗青荷,你隻要回答我,那天我去找你的時候,你是不是跟那個麵具人單獨呆在一起?你們兩個當時在聊些什麼?”

“我們……”

苗青荷麵龐一滯,突然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她跟陸雲當時在聊蕭沁的話題,但苗青荷不想把蕭沁跟蠱族牽扯到一起,所以肯定不能將蕭沁給暴露出來。

就是這麼一會遲疑的時間,大長老像是抓到了什麼把柄一般,譏笑說道:“怎麼?回答不上來是嗎?如果不是有什麼秘密,為什麼要思考那麼久?不就是在想什麼藉口嗎?”

苗青荷的臉色越發難看。

大長老則是乘勝追擊道:“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剛纔葉飛揚在跟那個張三交手的時候,你似乎喊了一聲住手,對吧?”

周圍眾人忍不住點頭。

她們也聽見了,之前在葉飛揚祭出殺招的時候,族長確實喊了這麼一句,看起來似乎無比擔心那個麵具青年。

難道他們兩個真的……

一時間,所有人都是眼神怪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