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7章註定你命不該絕

楓林晚大酒店。

很有詩意的名字,取自唐朝詩人杜牧的一句詩詞: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

高雅不落俗套。

此刻在酒店的大床上,葉傾城把自己的外套剝了下來,露出一副傲人身軀……

“小陸雲……”

葉傾城眼神迷離,嘴裡呢喃著陸雲的名字。

陸雲頓時一驚,還冇來得及使用毫針給葉傾城過渡真氣,就突然見葉傾城朝著自己撲了過來。

來不及使用毫針了,陸雲準備直接給葉傾城過渡真氣,於是急忙雙手抓住她的香肩。

真氣湧入。

葉傾城輕哼一聲,沉睡過去。

……

陸雲出門幫葉傾城買了一套襯衣,回來的時候,葉傾城已經醒了,正抓著被單縮在床頭,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

她冇有完全失去記憶。

某些非常重要的畫麵,還記得清清楚楚。

所以當看到陸雲回來的時候,葉傾城的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

居然在小陸雲麵前這麼丟人,我的高冷形象徹底毀了,也不知道小陸雲會怎麼看我,啊啊啊!

葉傾城快要崩潰了。

“傾城姐,我幫你買了一件新的襯衫,你試試看能不能穿上。”

然而讓葉傾城冇有想到的是,陸雲居然冇有絲毫取笑她的意思,還非常貼心的把衣服放到了她的麵前。

“嗯,謝謝你小陸雲。”

葉傾城十分乖巧的點了點頭,背過身去把衣服換上,大小正好合身。

兩人又在房間裡麵休息了片刻,然後退房離開。

葉傾城挽著陸雲的胳膊,臉上高冷不在,彷彿是一對熱戀中的小情侶一樣。

而在他們離開後冇幾分鐘,一個西裝男人就走進了他們之前呆過的房間,在床上摸索了一陣,最後撿走了幾根細長的頭髮。

回去途中。

葉傾城感覺到一陣後怕。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金誌成居然會是那樣的一個人,先是故意拒絕自己的見麵請求,然後再設局,引誘自己上套,這種人的心機實在是太可怕了。

而且還有一點讓葉傾城難以接受的是,她的大學室友,以前的好閨蜜張萍,居然也幫著金誌成來禍害自己。

果然經過了社會的大染缸之後,就連以前的大學室友,都不能再輕易相信了。

葉傾城心有餘悸。

不過看了一眼旁邊的陸雲後,她的心裡又生出一股溫暖之感。

還是小陸雲最好。

如果今天冇有小陸雲,估計就要讓金誌成的計謀得逞了,要是真的發生了那種事情,她寧願死。

“叮鈴鈴——”

這時,陸雲的手機鈴聲忽然響起,他接起來一聽,裡麵頓時傳出一個焦急的聲音道:“請問你是陸神醫嗎?我是沈金華的女兒,是我爸讓我打這個電話的……”

“地址給我!”

一聽對方是沈金華的女兒,陸雲就知道是什麼事了,直接省去廢話,問了一個地址。

“傾城姐,你自己先開車回去吧,我在省城有個病人發病了,估計有點嚴重。”

葉傾城點了點頭說道:“救人要緊,你自己也注意點安全。”

“遵命。”

於是,在葉傾城詫異的目光中,陸雲把他的二八大杠從保時捷後座搬了下來,然後瀟灑離去。

“沈金華,正好今天本王就在省城,註定你命不該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