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其實在剛纔定住呂輕娥的時候,遊戲就已經結束了。

陸雲也準備點到為止。

可惜。

呂輕娥在迷糊的狀態下,居然還敢出言威脅,瞬間將陸雲內心之中的烈火,再次激發了出來。

他決定做一件大事來向呂輕娥證明,自己不是那麼好惹的。

陸雲轉身朝著王冰凝走去。

“四姐,你願意嗎?”

陸雲眼神炙熱,火氣很大,尤其是剛纔看見呂輕娥那開發到了極致的身材,心中的燥火更是噌噌噌的往上漲。

他決定主動出擊。

王冰凝漂亮的小臉蛋上,閃過一絲驚慌,開口道:“願……願意什麼……小陸雲你為什麼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

陸雲冇有說話,隻是默默的靠近。

ps://vpka

shu

王冰凝窈窕動人的玲瓏嬌軀微微一顫,俏臉上瞬間佈滿羞澀的紅暈。

她明白了陸雲的意思。

這正是她期待已久的時刻。

隻是。

此情此景,真的合適嗎?

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王冰凝是非常願意把自己交付給陸雲的,可是眼下,她的母親還在一旁盯著呢,王冰凝即使再奔放,也無法做到旁若無人啊!

“小陸雲,我媽在呢……咱們……換個地方吧!”王冰凝咬住紅唇,緊張說道。

“就是要讓她做個見證,不是嗎?”陸雲堅持說道。

王冰凝愣住許久,糾結許久,忐忑許久,最終,還是默默頷首,顫抖著閉上雙眼,擺出一副任君采擷的模樣。

她當然明白陸雲的心思。

陸雲骨子裡一直是個充滿傲氣的人,之前處處遭到呂輕娥的針對,心中早已窩了一團火。

他就是要當麵挑戰呂輕娥的權威!

王冰凝同意的另外一個原因,是因為她也想通過今天這件事,來向呂輕娥證明自己的決心,這輩子隻認陸雲一個男人。

羞就羞吧!

“陸雲!!你修了魔道,以後註定不會有什麼好結果的,難道真的忍心毀了冰凝……我已經說了,你要發泄,找我就是,彆碰我的女兒!!”

呂輕娥企圖阻止陸雲,但是身體無法動彈,隻能無力的咆哮,倒也能從中看出她對王冰凝的關切。

陸雲冷笑說道:“呂輕娥,你還真以為我走火入魔了?”

“什麼意思?”

呂輕娥不解。

陸雲淡笑一聲道:“呂輕娥,說你目光短淺吧,你在雲山書院的身份又不低,可要說你見多識廣吧,偏偏在我這裡卻瞎了眼。”

呂輕娥更加不解。

陸雲搖了搖頭,忽然間腳步微踏,霎時一道由劍意真氣凝聚而成的半球形罡罩震落下來,將三人都罩入其中,以免受到外界影響。

“純正劍修!!”

真氣罡罩出現的刹那,呂輕娥遽然瞪大了雙目,滿臉無法置通道:“你……你不是廢了嗎?你不是修了魔道嗎?為什麼……”

她哪能感受不出來,陸雲真氣之中蘊含著的,是極為純正的劍道氣息,這與修魔者完全就是水火不容的存在。

說明陸雲並非修魔者。

而最讓呂輕娥想不通的是,陸雲明明機緣廢儘,如果不修魔道,他就是一個廢人,又是如何凝練出如此磅礴的劍意真氣的?

呂輕娥不明白啊!

陸雲冷笑一聲道:“用常規的思維來揣度我,所以我說你愚昧無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