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回到丹陽宗之後。

兩人若無其事。

換作以往的性格,王冰凝可能就當著眾姐妹的麵,大肆炫耀了。

可如今心態不同。

偷偷摸摸的,似乎要更加刺激一些。

甚至。

在葉傾城修煉的時候,王冰凝會故意把陸雲叫到附近一個不容易被察覺的地方,強勢反撲。

一邊躲在暗處看著大姐修煉,一邊駕馭小陸雲,玩的就是這種驚心動魄的感覺。

王冰凝一瞬間好似打開了一道新世界的大門。

然而,這對狗男女的勾當,終究還是瞞不過某位大美女的眼睛。

林青檀把兩人叫到跟前,全身上下仔仔細細打量了王冰凝一番,接著又表情複雜的瞥了陸雲一眼,收回目光。

ps://vpka

shu

“四妹,你給他了?你真的給他了?”

王冰凝撓了撓腦袋:“嘿嘿,二姐,終究還是被你給發現了,怪不好意思的呢!”

嘴上說著不好意思,但是那神態,分明就有炫耀的意思。

那可不嘛,刺激的已經玩過了,現在就等著被人發現呢,好宣揚自己以後的地位。

陸雲則是苦笑。

真不愧是青檀姐,看女人的時候,眼力就是強悍,上次也是她最先看出了楚瑤有問題。

雖然心中早已有了定論,但是得到王冰凝的親口承認,林青檀的神情還是出現了略微的變化,看向陸雲的眼神,變得複雜了幾分。

“能具體跟我說說嗎?”林青檀問道。

“這個……”

陸雲麵露尷尬之色,根本不知道該從何說起,反倒是王冰凝,積極主動的開口說道:“我來說我來說,這件事啊,還得從小陸雲調戲我媽那時候說起……”

王冰凝口無遮攔,興致勃勃,不僅講了陸雲如何捉弄呂輕娥,還把他們兩個發生時候的姿勢啊、攻守情況啊、長度啊……

等等。

把陸雲都給說臉紅了,反觀王冰凝卻是臉不紅心不跳,因為在她看來,講述的這些,可都是她向姐妹們炫耀的一種資本。

林青檀光是聽著,也悄悄紅了臉,時不時瞄上陸雲一眼,懷疑道,這傢夥真有這麼強?

“具體過程就是這樣的。”

末了,王冰凝吞嚥了一下口水,故意強調說道:“二姐,我給你講述的這些,可都是機密呢,你千萬彆說漏了嘴,我想看看大姐她們,究竟什麼時候纔會發現這件事。”

林青檀的好奇心得到了滿足,雖然心中的滋味很是複雜,但還是信誓旦旦的拍著胸脯保證:“放心吧,二姐的嘴巴很牢靠的。”

咦,這話怎麼聽著這麼熟悉呢?

陸雲莫名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要說冇有發生楚瑤那事,陸雲是百分百相信林青檀的,可是後來從葉傾城那裡得知,當初楚瑤那事,是林青檀主動告訴她的時候,陸雲就有點懷疑人生了。

哪有什麼百分百信任,隻要是涉及到八卦問題,女人的嘴巴就冇有一個靠譜的。

果不其然。

第二天的時候,陸雲就感覺他那位高冷矜持的大姐,看向他的時候,那種眼神當中的幽怨,似乎又多了幾分。

而最糟心的是,葉傾城即使知道,一般情況下也不會主動問陸雲,這就讓陸雲很為難了。

總不可能自爆吧?

萬一傾城姐不是因為這件事,而對自己產生幽怨的呢?

唉,當個好渣男真是太難了!

但有一點陸雲可以肯定的是,如果能早點把葉傾城體內的那個青菱仙子給解決了,兩人早點把該完成的事做完,葉傾城肯定就不會再這麼幽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