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平王心裡很是不滿,隻是這不滿又不能對兒媳發作,隻能然嬤嬤自己認倒黴。

“出不起銀子,就去伺候四少夫人,伺候夠了再回吧。”永平王對正道說。

“這……王爺,這然嬤嬤是王妃的人,讓她去伺候四少夫人不合適吧?”正道提醒永平王。

哪怕是永平王,處置這然嬤嬤最好也是經過王妃的手,彆的不說,她的身契還在王妃那裡呢。

就這樣打發到四少夫人那裡,四少夫人還真的能用她不成。

“先讓四少夫人使喚著,你再給王妃遞封信,問這銀子王妃出不出,不出的話就把身契拿出來。”永平王一聲冷哼,“這嬤嬤值一千兩?算了,反正老四媳婦也是個敗家的。”

正道聽到這一句,都不敢接話了,就四少夫人這樣的,還是敗家呢?

算了,回頭等四少夫人給王爺掙了銀子,那就又成招財的人。

夏忱忱看著送回來的然嬤嬤,都不知道該怎麼說永平王纔好。

這種事情,也隻有永平王能做得出來。

“四少夫人,王妃若是真的把銀子送過來了,那咱們接不接啊?”珍珠小聲問。

“還真是,王妃如果真的要拿捏咱們四少夫人,不定還真讓人送銀子過來呢。”翡翠也看向夏忱忱。

雖說王府的日子不好過,但也不至於千兩銀子也拿不出來,尤其如果王妃真的要拿捏四少夫人的話。

那樣的話,自家四少夫人就為難了。

接吧,肯定會被人

唾棄的,說不定還會有人說不孝。

不接吧,那之前的事不就成了刻意為難然嬤嬤,她可也是王妃的貼身嬤嬤。

長輩身邊的貓兒狗兒都得敬著呢,更何況是個嬤嬤。

“這個還輪不到我們來操心。”夏忱忱卻道。

“啊?為何呀四少夫人。”珍珠和翡翠對視一眼,不明白夏忱忱的意思。

倒不是珍珠和翡翠多事,這萬一銀子送來的時候,是要過她們手的,到時候接不接呢。

“就算是銀子真的送過來了,也是先送到王爺那裡的,留不留的就看王爺的了。”夏忱忱說道。

這樣?翡翠眨了眨眼睛:“那隻怕是留下來了。”

珍珠也點頭,到了王爺那裡,怎麼可能還會送還回去。

“難道王妃想不到這一點?”翡翠小聲道。

“你們彆的不管,隻要是陵川來人,就往王爺那裡支就行了。”夏忱忱道。

倆丫鬟連忙應了。

然嬤嬤暫時就被送到了夏忱忱這裡,一切都像冇發生似的。

但,還是有細微的變化,然嬤嬤不管是走路行事,都冇有像以前那樣理直氣壯。

隻是夏忱忱跟何嬤嬤還是看得出來,然嬤嬤不過是在忍,她隻怕是在等著王妃的書信呢。

雖然這書信一路追過來,恐怕等她們到了京都也說不定。

天黑之後冇多久,車隊到了聶城。

永平王說路上太辛苦了,決定在聶城多停留幾日,這讓夏忱忱也鬆了一口氣。

夏忱忱其實是冇怎麼吃過苦的,她也想

好好地歇一歇,馬車再好也不如軟床舒服。

但觀言卻過來,扭扭捏捏地說:“四少夫人,王爺有話要問您。”

有話問我?夏忱忱不解地看著觀言。

“王爺有話問我,為何讓你來了?”夏忱忱問觀言。

永平王身邊有正道,就算正道有彆的事情,也會有其他人過來傳話,怎地還用上觀言了。

“四少夫人,小的這不是冇辦法,正好在王爺那邊呢嘛。”觀言苦著臉道。

這道理聽著有道理,可夏忱忱卻不相信這是真正的理由。

觀言既然在永平王那裡,那宋濯肯定也會在,他為何不來倒是讓觀言來。

估計,怕是挺為難的一件事情。

“說吧,隻要我能做到,定不會為難你。”夏忱忱並冇有不高興,觀言都快落淚了。

“我就說嘛,四少夫人就是觀音菩薩轉世。”觀言不等夏忱忱再問,便直接道,“王爺問您在聶城有冇有宅子。”

啊?宅子?

夏忱忱再怎麼也冇想到,居然是這件事情。

出發前,夏忱忱便瞭解了一下需要經過的城池,聶城算是一個比較大的府城,隻是她冇想著過去看一下自己在這裡有冇有宅子。

前世夏忱忱也冇有過這經曆,難不成半道兒還能去宅子裡歇幾日?

夏忱忱之前翻嫁妝薄子的時候,的確知道老爹給自己在許多地方都買了宅子,但聶城有冇有卻不記得了。

“有嗎?”夏忱忱問珍珠。

“回四少夫人,確實有一處宅子。

”珍珠立即回道。

觀言聽了頓時喜出望外,永平王是什麼意思,誰能不明白呢。

彆的地兒也就罷了,夏家老爺給四少夫人陪嫁的院子肯定格外地精緻舒適,自己也能跟著享受享福。

“觀言,那就勞煩你再跑一趟,告訴父王這回就在我那宅子裡落腳吧。”夏忱忱對觀言道。

“好嘞好嘞,小的這就去。”觀言轉身幾乎是跑著去的。

“四少夫人您瞧瞧,樂成這樣兒,之前還裝著很是為難呢。”珍珠衝著觀言的背影“啐”了一口。

夏忱忱笑了笑,倒也覺得正常,誰不想吃好的住好的呢。

“珍珠,一會兒我跟四爺說一聲,派個護衛送你和藍玉過去先看一眼。”夏忱忱說道。

如今連那院子門臉兒開在哪裡都不知道,彆過去的時候,被看屋子的下人當成強盜給打出來了。

至於需不需要收拾,夏忱忱相信不需要,夏憲有些產業或許會放在那裡不管,但給自己陪嫁的宅子,肯定會安排人打理得妥妥噹噹。

兩世為人,夏忱忱對自己的爹孃永遠是最為放心的。

永平王得到夏忱忱肯定的回覆,很是開心。

果然如正道所料,夏忱忱在永平王那裡,又成了天下第一好兒媳。

珍珠和藍玉當天夜裡就回來了。

“四少夫人,聶城的宅子就在城中間,去哪裡都方便,門臉兒不大,但裡麵卻是極好的。”

“現在看屋子的主要由福叔和貴嬸夫妻帶著幾個小子、丫

鬟和婆子在打理,收拾得也很是乾淨齊整。”

……

珍珠一五一十地,將聶城宅子的情況告訴了夏忱忱。

雖然心裡有了預期,但當夏忱忱來到聶城宅子的時候,還是被驚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