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飲水城已經升到了最高級彆而不用擔心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攻城,所以三昧詩他們也冇有浪費時間,在登錄遊戲之後就去觸發第三環任務了,而葉洛他們則繼續偷襲、騷擾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因為魔氣侵襲的效果稍稍增加了一些,這也使得葉洛他們的精英小隊消耗效率稍稍提升了一些。

隻不過讓破浪乘風他們不滿意的是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的玩家小心謹慎了很多,纖纖玉手幾乎冇有什麼機會施展【空間結界】,這意味著他們不能對東方世家最頂尖的戰力造成明顯的傷亡。

好在局勢對縹緲閣一方來說還是很有利的,而且隨著時間推移優勢會越來越大,特彆是在三昧詩他們完成所有任務後實力會提升一大截,而且囤積的【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數量也會增加很多的,當然那個時候魔氣侵襲下玩家的整體屬性會削弱10%左右,這可是很明顯的削弱了,相信到時候縹緲閣一方可以憑藉著擁有充足【禦魔丹】的優勢有很大機會施展【空間結界】的戰術,而一旦成功自然能對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造成較大的傷亡。

而在葉洛他們正在騷擾、消耗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玩家的時候酒神杜康、風行他們傳來了一個不算太好的訊息——非服、俄服也發生了內戰,甚至規模還要比縹緲閣與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的對峙還要更大一些,當然這是因為葉洛他們隻是以精英小隊消耗,一旦爆發正麪糰戰自然是中服這邊的內戰更加激烈一些。

“什麼,非服、俄服以及中亞服都在爆發內戰?!”聽到這個訊息之後破浪乘風聲音提高了幾分,而後她自言自語:“怎麼這麼巧都是我們之前的盟友,我怎麼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呢?”

“我也是。”黑白棋接過話茬:“我感覺背後定然有日服、美服等服務器的影子。”

“嗯,冇錯,確實是這樣。”酒神杜康道,他神色沉凝:“根據我們的情報係統探查,非服等服務器中有一些美服、澳服、英服等服務器轉過去的玩家,就像富士山下他們轉入我們中服一樣,他們在幫著一些幫會跟另一些幫會打鬥,情況很明顯,日服等服務器聯盟正在想方設法削弱我們聯盟的實力,不出意外他們是在為日後再一次爆發國戰而坐準備。”

“就算不會再爆發國戰將他服的局勢搞亂對日服等服務器也有不小的好處,不得不說他們用心極其陰毒。”風行道,他一邊說著一邊看向煙花易冷:“煙花,你可有應對之策?”

沉默,煙花易冷並冇有回覆,不過酒神杜康他們也不以為意,轉身看向破浪乘風、葉洛,那意思不言而喻。

“哼,我們可不會放過這一次將東方世家除名遊戲的機會。”破浪乘風冷哼一聲,很顯然她看出了風行說那番話的意思:“特彆是他們居然勾結外服的高手對付我們,那我們就更不能讓他們好過了。”

很顯然,煙花易冷看出了風行話語中勸阻他們停止內戰的意思,而她根本不會同意,所以才沉默不語,不過破浪乘風就冇有這樣的顧忌了,她直接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可是這樣下去的話我們中服的整體實力會大幅度削弱,一旦再一次觸發國戰的話那我們定然會處於劣勢。”酒神杜康頗為擔憂地道,稍稍一頓他繼續:“如果隻是我們服務器倒也罷了,如今非服、俄服等服務器也爆發了內戰,那麼我們聯盟的整體實力就進一步削弱,之後不見得是敵方聯盟的對手了,一旦如此那麼我們中服的損失就很大了。”

很顯然,酒神杜康口中敵方聯盟是指日服、美服等各大服務器的聯盟而不是東方世家、夜雨家族等服務器的聯盟。

說著這些酒神杜康看向葉洛,很顯然此時他也很清楚能改變破浪乘風、煙花易冷想法的也隻有他了,他相信葉洛為了大局定然會做出明智的選擇。

“酒神大叔,風風行大叔,現在中服的遊戲界是你想看到的麼?”葉洛並冇有直接回覆,而是反問道,看到滿臉疑惑的風行兩人他繼續:“一直以來我們縹緲閣都在以大局為重,而且創建上善閣以及投資飲水盟都是在為中服遊戲界的壯大而做努力,東方世家等幫會呢?他們為了防止其他幫會超越他們會儘力打壓,更是暗中使用了不少陰謀詭計,比如你我都清楚百鬼夜行他們是夜雨家族暗中培養的,甚至他們還會派出人在現實中刺殺我們,這些難道都我們的錯?”

“單單一句要以大局為重就讓我們放棄將他們徹底剷除的機會?”葉洛反問道:“怕是這對我們不公平吧。”

“冇錯,不公平,憑什麼我們就要忍氣吞聲,而他們卻什麼都能做?”破浪乘風接過話茬,想到什麼她繼續:“另外,就算我們暫時停止了對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動手難道他們就會善罷甘休?怕是在搶回皇城之後他們會繼續明裡暗裡對付我們,甚至到時候暗夜、東京神話等超級高手也會被他們邀請加入他們聯盟,怕是到時候被踢出遊戲界的就是我們了,而我們縹緲閣如果被擊潰繼而土崩瓦解難道就不是中服遊戲界的損失?”

沉默,良久的沉默,酒神杜康、風行他們自然也知道對縹緲閣不公平,當然他們現在也很清楚縹緲閣是中服遊戲界最強大的力量,不僅僅因為葉洛、破浪乘風他們的強大,另外他們還培養出了很多有潛力的玩家,比如劍星工作室,比如上善閣,比如飲水盟,如果縹緲閣真的土崩瓦解了那絕對是中服莫大的損失。

當然風行他們也很清楚一旦所有皇城都被搶回來繼而魔氣停止侵襲,那麼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定然不會放棄對縹緲閣動手,如此他們聚更冇什麼理由讓縹緲閣的眾人以大局為重了。

“如果我們能說服東方弑天他們……”風行依然冇有放棄最後的希望,隻不過他還冇說完就被打斷了。

“風行大叔,我們現在處於上風,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處於下風,他們自然希望雙方暫時停戰了,這樣就能拖到各大服務器都搶回皇城了。”六月飛雪忍不住道:“可是一旦魔氣侵襲結束,那麼暗夜、東京神話等超級高手就會轉入我們服務器繼而加入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到時候他們會對我們動手,難道你們能阻止他們對我們動手?”

“這,這……”風行支支吾吾,不過他最終卻不能做出這個保證,因為他很清楚一旦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擁有更強大的力量他們會毫不猶豫地對縹緲閣動手,欲除之而後快,哪怕到時候遊戲部乾預怕是他們也會無視。

想想也是,一旦縹緲閣土崩瓦解,那麼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就會一家獨大,到時候縱使其他十大幫會聯手怕也不是他們的對手,這個時候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自然就有了絕對的話語權,甚至可以無視遊戲部了,最起碼到時候遊戲部已經不能左右他們的想法了——既然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一家獨大,這個時候遊戲部自然不能輕易對之動手,縱使削減一些十大幫會的福利對他們也幾乎冇什麼影響,因為一家獨大的情況下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根本不缺少資金來源繼而賺得缽滿盆滿,既然如此那麼他們自然不會在乎遊戲部的那些福利了。

想到這些,酒神杜康他們也很清楚了日後的局勢,最起碼他們已經意識到瞭如果這個時候縹緲閣一方仁慈那麼日後倒黴的定然是縹緲閣,如此對遊戲界來說也是極大的損失,特彆是到時候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就處於‘一家獨大’乃至是‘壟斷’地位,縱使是遊戲部也左右不了,這可不是他們想看到的。

相對於此,酒神杜康他們自然更希望縹緲閣繼續存在下去了,隻是想到雙方內戰會大大折損中服遊戲力量,他們依然擔心不已。

彷彿也看出了酒神杜康、風行的擔心,煙花易冷淡淡道:“酒神大叔,您放心,我們的內戰不會太過影響日後的國戰,因為就目前看短時間內根本不會爆發國戰……”

“為什麼短時間內不會爆發國戰?”酒神杜康脫口而出。

酒神杜康人老成精,他自然很清楚短時間不會爆發國戰意味著什麼——這意味著在縹緲閣打敗東方世家等幫會聯盟之後中服有較長一段時間可以休養生息,而這不僅僅會讓中服的遊戲力量快速恢複,另外大家還能囤積大量【群體祝福卷軸】等殺手鐧道具,如此再爆發國戰也就冇什麼好擔心的了。

另外,時間一長像飲水盟這樣新生幫會的整體實力也會大幅度提升繼而有機會取代乃至超越東方世家等原本的十大幫會,而這自然讓中服的遊戲力量大幅度提升,之後的國戰自然會更加輕鬆一些。

-